开学在即:小升初初升高“衔接段”怎么过?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1

新学期即将到来,初一、高一学生如何做好学习、心理等方面的准备,顺利过渡小升初、初升高“衔接段”的学业?南方日报记者邀请广州多所名校老师及教育专家从学习、心理及家庭教育等方面为“衔接段”学生顺利过渡做引导。

原标题:猝死的军训中学生和被漠视的高温预警

日前,上海市举行以“我最喜欢的古代人物”和“我家的传家宝”为题的小学生征文比赛,令主办方意外的是,在沪上600多所小学、逾两万名学生的参赛作品中,“外婆留了一件补了又补的旧衣服”成为相当一部分学生笔下的“传家宝”。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陈芳庭 南方日报记者 陶达嫔

8月13日,陕西泾阳县泾干中学一名16岁的少年军训期间猝死。事发前两天,泾阳县气象局已经发出高温黄色预警,而该学生曾出现中暑症状。在学生猝死当天,泾阳县气象局发布更为严峻的高温橙色预警,在酷暑下,学校依然在军训……

学生写作时“雷同”“造假”的问题一直存在。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2人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90.6%的受访者觉得现在学生写作文时“撒谎”的情况多,其中,31.8%的受访者觉得非常多。

走访

专家:高温下军训需把握好尺度

59.2%受访者认为当下作文教育存在模式化的问题

超半数初一高一新生暑假“超前学习”

西安持续高温,大学新生或者高中学生在烈日下军训,到底应不应该呢?昨日,华商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知名田径运动专家、西安体育学院田径教研室主任李山。

“撒谎作文”为什么这么普遍?调查中,65.0%的受访者认为学生生活单调、视野狭窄,56.6%的受访者认为学生课业负担重、生活体验少,55.2%的受访者认为是由于老师鼓励学生模仿“范文”,47.9%的受访者归因于学生缺乏想象力,35.1%的受访者认为是因为撒谎很安全、能拿高分,21.8%的受访者认为学生对写作不感兴趣,21.5%的受访者认为整个社会环境存在诚信危机。

晚上7时,广州五羊新城寺右新马路上的一间课外辅导学校依旧灯火通明。在参加补习的学生中间,有不少是即将升初一、高一的学生。专为衔接期学生开设的课程以新学期的知识点为主,以期他们能够尽快适应新的学习节奏。

李山表示,高温条件下,人体流汗多,如果剧烈运动,没有及时补水、补液,导致电解质流失多,那肯定对身体有负面影响。但如果把握好尺度,选择科学的方式来训练,就会提高人的耐热能力,这是有益处的。

山西省某中学语文老师袁文莉(化名)说,现在小学里基本没有专门的作文课,老师布置好作文后,都是回家由家长负责监督写作。“而家长不会,有的也没有耐心,就让孩子自己上网搜,或者买作文书,学生们从网上书上混着抄写拼凑,写出来的作文肯定会雷同”。

火爆的“衔接教育”背后透露学生和家长对“超前学习”的重视。记者走访发现,在受访同学中间,有超过半数的学生选择参加补习班“超前学习”,在这个没有其
他课业任务的暑假,处于“衔接期”的学生评价起这些课程显得格外轻松愉快,表示“新奇大于压力”。而新学期即将上六年级的陈煜也表示,如果初中毕业,也会
选择课外辅导班来充实自己的学业。

那么,怎么才是高温天正确的运动方式呢?李山建议:

开学在即:小升初初升高“衔接段”怎么过?。河南省焦作市的王鹤是一位小学三年级学生的家长。“学校规定孩子每天都得写日记,而且每篇都要写够两页,为了完成任务,我儿子每天把字写得特别大,挤够一页,第二页再写几个字,就完成两页的任务了”。

据某高校发起的“中小学超前教育的调查”显示,65%左右的学生参加过超前教育,40%受调查的老师表明班中接受过超前教育的学生占大多数。还有一部分没
有参加辅导班的学生则在暑假提前阅读了一些初中或高中的教材,这使他们对新学期的学习科目、内容、结构和强度有了初步的感知,也使得新学期学习更有针对
性。

首先要选择时段,尽量选在早上或傍晚温度不那么高时,避开一天中最热的午后时段训练;

王鹤说,写完日记后,到学校里老师只是打个等级,不会细致修改,“班容量大,老师也顾不过来”。

专家建议

其次,要选择好地方,军训的话,应选择在树荫下,太阳不会直射,而且通风条件好,一般不容易中暑;

袁文莉说,学生是否“编”作文也与作文出题的方向有关,“如果作文题目很大,学生怎么填内容都能完成,那记忆中背诵过的范文就会自然浮现。而且,考试中很多题目反复出现,以学生们简单的生活经历,很难有真实感受,免不了要编”。

小升初:对综合能力的要求提升

第三,及时休整,训练一段时间休息一阵子,保证多频次休息,体能就不会透支;

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当下作文教育存在模式化(59.2%)、强调“中心思想”(52.6%)、鼓励背范文(49.6%)等问题。此外,48.5%的受访者指出写作强调分数至上,44.9%的受访者提出闭门造车的问题,43.6%的受访者认为作文教育讲求技巧,21.1%的受访者觉得没有乐趣。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如何迈好第一步,家长和学生尤为关注。不同的学习阶段,学习的内容和方法都有所不同,怎么能够尽快适应?

最后,很重要的一点,要及时补水、补液,高温天气下的运动过程中,人体会大量出汗,流失电解质,不及时补充的话就会导致电解质紊乱,这时要多喝水、喝一些运动饮料,保持动态平衡。华商报记者
毛蜜娜 实习生 严依君

  59.2%受访者认为要教导孩子学会观察生活

卓越教育初中产品研发主任陈倩薇分析,初中学习和小学最大的差别主要集中在3个方面:一是知识点容量变大,学习的内容和体量都成倍的增长;二是上课节奏变
快,从几节课讲一个知识点到一节课讲几个知识点,可能会难以适应;三是难度变大,初中学科的关联性增加,知识内容很多从具象转变为抽象,对理解和运用等综
合性能力要求提升。

2016年8月17日,在泾阳县一家宾馆,该县泾干中学校长辛泾生显得很无奈,他一直在和学生家长谈赔偿的事情。而楼道外,不时传出孩子父亲的哭声。

在袁文莉看来,“撒谎作文”普遍,首先在于对语文学习的重视程度不够,其次,语文教育历来重视基础知识教育,容易导致学生基础扎实,但是发散性运用语言的能力很弱,相应地作文写得就不好。

对于这些变化,陈倩薇认为,学生应该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准备。首先要做好预习和规划,“目前来看,应该利用好开学前最后半个月时间,预习新学期的课本知
识,在脑海中对知识结构、兴趣点和难点做一个梳理,这样有利于快速适应新学期的学习节奏。”陈倩薇提出,初中应该训练综合的思维能力和正确的学习方法,如
建立错题集,总结解题模板等等。此外,科目的变多,也对学生的时间管理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每天应该先把课堂上的知识像‘看电影’一样先过一遍,以便提
高效率,查漏补缺,巩固知识。”陈倩薇说。

在4天前,泾干中学高一学生黄磊在学校军训中猝死。

袁文莉介绍,有很多学生去校外上作文补习班,补习班里确实教会了学生各种文体的结构、写作技巧,但是不注重培养想象力和发散思维,只是引导学生使劲儿搬套路,长此以往,并不利于学生提高作文水平。

初升高:学科的系统关联性增强

>>军训期间曾因身体不适请假

“小学生的感受很浅,只要能写出真实的经历、想法、感受,就应该受到鼓励。哪怕写两句话,只要是真事,就应该拿出来当作优点来表扬,下次就能多写两句,只能这样一点一点去引导。”她说。

高中录取通知书还没到,一些家长就已经开始为孩子筹划即将到来的高中生活,为孩子报了初升高的衔接班。今年9月,将会有6万广州学生走进高中校园,而担心
孩子高一学习会有困难的家长也不在少数。记者从卓越教育高中教学研发主任李伟锋处了解到,高中的转变在学业方面主要集中三个方面:一是科目变多。中考6个
科目,高一变成9个科目,相比于初中,生物、历史和地理的出现,让很多初中的学霸在高一的第一学期尝试到了人生的第一次不及格;二是难度变大。例如初中物
理两年3本书,高中物理则是两年7本书,相比于初中物理的60个考点,高中物理考点高达90个;三是系统综合性加强。学科的每个章节之间的联系加强,一环
套一环,若某个章节或者某个知识点出现漏洞,往往会对以后的学习产生影响,同时学科之间的联系加强,例如数学学习的好坏会影响物理化学的成绩,物理的答题
要用到很多的数学函数等。

8月11日《军训随感》:“烈日当空,大地像烈火般烧烤着我们”

“此外,平常要鼓励孩子多练、多写简单的句子,即便是看起来幼稚的想法,也要鼓励孩子记录下来。写多了一是能培养孩子对写作的兴趣,另外很多写作的感悟都是从不断练习中获得的。”袁文莉还强调,“多读书也非常重要。”

对学生来说,从初中到高中,学业对于自主学习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此,李伟锋提出了3个建议:第一要明确学习意义。从“父母老师要我学”转变到“我要为自己
学”,增强内在动机;第二要客观正确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在擅长的学科进一步巩固优势,在薄弱学科多花功夫,虚心请教;第三要选择适合的方
法。高中内容繁多而复杂,在学习路上需要摸索合适自己的方法和体系;第四要培养自己多方面的兴趣和爱好,在高中的社团中找到竞争的刺激和合作的乐趣。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16岁的黄磊今年被泾干中学录取,分配到了高一年级20班。黄磊家长称,黄磊平时身体不错,没什么病。在大家眼中,黄磊是一个很强壮的男孩,身高近1.80米,体重170斤左右。

王鹤感觉,写作文,技巧之外更多的是要有对生活的理解,但是中学生、小学生几乎没法体验生活。“我平时会尽量带孩子去外面走走,拓展孩子的视野和思维”。

家长要关注“衔接段”孩子心理健康

8月6日,67岁的奶奶于莲花带着孙子黄磊前往学校报名。报完名后,学校要求学生在8月9日中午1点返校,准备军训。

在谈到与国外教学的差异,袁文莉表示,国内作文写作缺乏启发性的教育,国外的情境教学很好。“以前看到过一个例子,幼儿园把一个蛋藏在学生经常玩的草地上,学生发现这个蛋后聚拢过来,老师会问大家,这是一个什么蛋,为什么会在这里,一点一点启发学生”。

“学习就是一场打怪升级的游戏!”这是广州倾心互联网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冯彪给出的家长沟通方法。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应用心理专业的他对于青少年心理问题有着自己的思考和探索。

8月9日这一天,于莲花准备送孙子去学校,但看到天气炎热,儿媳高美玲决定自己去送儿子。因为黄磊在2015年上体育课时曾经膝盖骨折,于莲花
还专门写了一张纸条让儿媳带给学校。纸条的内容是,黄磊因腿部骨折尚未痊愈,不宜参加剧烈运动。于莲花说,2016年3月,才将黄磊腿部的钢针取出来。

调查中,59.2%的受访者认为,让孩子写好作文,要教导孩子学会观察生活,56.5%的受访者认为应提升感知能力,55.5%的受访者认为要培养孩子的想象力,52.4%的受访者认为纠正学校作文教育的应试倾向很重要,50.5%的受访者认为应提升思维能力,39.4%的受访者认为要用自由快乐的授课方式,35.6%的受访者认为应该鼓励孩子写真事。

冯彪介绍,对环境的适应可以分为,物理环境和心理环境。物理环境上,要熟悉学校内各种学习资源、场地设施和周边的交通网络等,对物理环境的熟悉会降低孩子在面临陌生环境时的焦虑感。

9日下午,黄磊开始训练。黄磊当晚在笔记本上写道:“听说今天要军训时,开始感到紧张,甚至有不想去军训的念头,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决定去体验一下。”

受访者中,00后所占比例为0.9%,90后所占比例为23.5%,80后比例为52.1%,70后比例为16.7%,60后比例为5.5%,50后比例为1.4%。

在心理环境的适应上,家长要和孩子一起做好迎接挑战的心理准备,正确面对压力。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但有压力也应该勇于承担,积极调试。如果孩子的成绩不
够理想,家长不要一味地批评,而要学会倾听孩子的声音,和孩子一起查漏补缺;同时学生应该正确认识自己,制定合理目标。由于学习任务和压力的不同,处于
“小升初”、“初升高”衔接期的许多学生都会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在不增加学习压力的前提下,预习新课本的知识,有利于在孩子正式开学之后更快地适应新的学
习节奏,消除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畏难情绪。同时要坚持锻炼身体,运动有助于保持生理和心理的健康。

华商报记者获得了一份泾阳县教育局写给泾阳县政府的报告,这份《关于泾干中学高一(20)班新生黄磊意外死亡情况的报告》中提到,从8月10日到8月16日,泾干中学按照上级安排,组织高一学生开展为期一周的新生训练。

进入初中,学生也相应地进入了青少年的叛逆期,家长的指导也变得尤为重要。陈倩薇分析,在学业方面,家长应该“不以成绩论英雄”,多多赏识孩子,和孩子、
老师共同努力,形成“三维一体”。倾听孩子的需求,做孩子的引路人。李伟锋认为,家长摆正心态,做好榜样很重要。家长需要镇定面对孩子一些“失败”,给孩
子可靠的依赖;保持家庭和睦,让家庭成为孩子的港湾。“话语可以从‘全包’改为‘放手’,从‘命令’转为‘商量’,从‘要求’变为‘建议’”,e度论坛知
名家长杨够珍建议。

本次军训涉及高一学生938名,9名学生因为各种身体状况未参加。8月9日下午1点,班主任组织家长集体学习《2016级新生军训须知》等文件。因为获悉黄磊腿部动过手术,但不影响参加军训,为此班主任叮嘱黄磊同宿舍的李辰博同学关注黄磊的身体状况。

这份报告中还称,11日(记者核实应该12日)晚9点30分,班主任检查公寓时,再次询问黄磊是否还有头晕现象。黄磊说母亲已经将药送来了,感觉自己身体已无不适,家长和他都要求参加军训(12日中午,黄磊因身体不适向老师请假,未参加当日下午的训练)。

11日,黄磊在《军训随感》中写道,“今天是军训的第三天,同学们的训练更加努力、刻苦……中午烈日当空,大地像烈火般烧烤着我们,浓浓的塑胶
味扑面而来,经过一段训练后,有的同学身体开始不适,有的头晕,有的被晒伤,满脸通红,可训练依旧继续。回到宿舍后,脸上的刺痛愈加愈烈……”

>>老师打来电话 家长送去解暑药

8月12日《军训随感》:“训练强度远超想象,有点支撑不住”

两天没见到儿子,因为孩子到学校只穿了一双鞋,高美玲决定去给儿子送鞋。12日上午11时27分,高美玲给班主任武新茹打去电话,询问是否能见孩子一面,武新茹说可以,但不能到学校后面操场的训练基地去。

武新茹还告诉高美玲,孩子们下午5时20分就军训完了。当晚7时许,高美玲前往学校,到了宿舍后没见到儿子,她就将鞋放在儿子床头离开了。

高美玲说,回到家后,她看到手机上有3个武新茹打来的未接电话,赶紧回过去后,武新茹告诉她黄磊中午出现头晕,可能中暑了。

高美玲买了一盒藿香正气胶囊再次前往学校。晚8时50分,高美玲到了学校宿舍,依然没有见到儿子。武新茹在电话中告诉高美玲,孩子在学校操场上,让她在操场外面的栏杆处等候。

9时40分,黄磊训练完后跑出操场,“孩子高兴地跑到我跟前,我说老师说你中暑了,我给你送药来了,孩子说‘好着哩’。”高美玲说。

母子俩一起走到黄磊5楼的宿舍,说了一会儿话后高美玲就离开了,没想到这竟是母子俩最后一面。

这一天,是黄磊写的最后一次《军训随感》,“军训的第四天,训练强度远超我的想象,有点支撑不住,由于腿部的伤口没有完全恢复,痛感强烈……一早上训练结束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头晕、四肢无力,勉强爬到宿舍后,倒头入睡。睡醒后,感觉能好点了。”

>>孩子晕倒操场抢救无效死亡

8月13日,农历七月十一,这一天是黄磊的农历生日,没想到竟成为黄磊的忌日。

高美玲从一大早就想着如何给孩子过生日,她没有正式工作,常年在外打工,儿子一直跟着奶奶生活。对于儿子,高美玲有深深的歉意。

无奈这一天儿子封闭在学校军训,高美玲思量着等军训完了后,好好地给儿子补办一个生日。没想到,噩耗却抢先一步到来了。

13日上午10时35分,老师武新茹打来电话说,孩子晕倒在学校操场,让家长立即去泾阳县医院急诊科。

高美玲急了,一边向医院赶,一边给丈夫打电话,希望丈夫也能向医院赶。十多分钟后,高美玲到了医院急诊科,丈夫也已赶到。

在医院急诊科,高美玲看到孩子穿着迷彩服裤子,短袖被剪开,双眼紧闭,鼻孔中插着氧气管,医生说孩子嗓子有痰,正在吸痰。护士让高美玲出去买脸
盆和毛巾,回来让拿温水给孩子擦身降温。10时52分,医院的急诊病历显示:黄磊已经中度昏迷;双瞳孔等大等圆;呼吸每分钟25次;心率每分钟177次;
体温41.3摄氏度。

11时25分,黄磊出现面色青紫、大动脉搏动消失、呼吸心跳停止。高美玲听到急诊科丈夫的说话声突然大了起来,她立即冲进急诊科,看到丈夫哭着瘫坐在地上。12时10分,黄磊已经死亡。医院仍未放弃抢救,13时25分,医院放弃抢救,宣布黄磊死亡。

>>校方:孩子先说头晕后抽搐呕吐

泾阳县教育局写给泾阳县政府的报告中称,13日黄磊同学参加军训,上午10点30分左右,在新生军训过程中该生突然晕倒,学校校医紧急处理,同时在第一时间联系120急救车,送往医院及时救治。上午12点10分,该生因抢救无效不幸死亡。

对于死亡的具体细节,学校称没有监控设施,所以看不到当时的过程,黄磊的家长随后在学校配合下,找到当时的教官、校医和部分学生,大概还原了事发过程:

当天训练的学生被分为两列,一列40人。黄磊在一列的最后一排。大约10时,黄磊给教官打报告说“头晕”,教官让黄磊到主席台去休息,那里还有
教官和老师。黄磊勉强到了主席台后,就开始抽搐和呕吐,那里的教官让两名学生将黄磊扶到校医处。开始黄磊还能勉强地走,后来已经不能走了,两名弱小的学生
立即向主席台的教官求援,一个教官跑过来,3人扶着黄磊去校医处。

校医看到有人搀扶着黄磊,就立即跑过来。在烈日下,很多学生也围过来,他们脱下自己身上的迷彩服,给黄磊遮挡住太阳,还有人用衣服给黄磊扇风,而此时黄磊已经双眼紧闭。

黄磊的家长说,校医告诉他们黄磊可能中暑了。看到事情严重,校医让一位老师打120,让立即接黄磊去医院。

>>家长:送的解暑药孩子未服用

8月17日,华商报记者来到黄磊所在学校的公寓,即学生宿舍。黄磊的宿舍位于一栋楼的5楼,是顶层,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

记者在这里看到,一位老大爷光着膀子在打扫卫生,汗流浃背。黄磊同宿舍的一位同学说,一到晚上宿舍就和蒸笼一样。

这位同学说,黄磊性格内向,虽然相处了仅仅几天但感觉黄磊为人大方,宿舍内大部分学生都没有办理热水卡,他们借黄磊的热水卡的时候,黄磊毫不犹豫就借了。

舍友还发现,大家热得都是光膀子,只穿一个大裤头,但再热黄磊都不脱上身的短袖。

黄磊的母亲去取儿子的行李时,意外发现给孩子买的藿香正气胶囊依然在箱子里,并没有打开服用。同时,高美玲还取到了黄磊按照学校要求写的《军训感言》。

高美玲说,黄磊在死亡前,已经出现中暑症状,但是没有看到学校有什么举措来照顾黄磊。如果能将黄磊从顶层的5楼调换到一楼,或者给宿舍内临时放一台风扇,或者监督孩子服药,也许都能缓解孩子的病情。

8月17日下午4时许,操场上的温度又是多少呢?黄磊的家人买来温度计,测量出操场地表的温度超过40℃(超过40℃温度表就不显示)。

华商报记者在当地天气预报上查询到,8月17日泾阳县的最高温度是35℃,而出事的8月13日,泾阳县当地最高气温为37℃。

据了解,孩子的具体死因,相关部门还在调查中。

>>对话校长

不知道什么叫“高温预警”

8月17日,泾阳县气象局。

由于突然停电,气象局办公室内闷热难耐,即使坐着不动,华商报记者也汗水直流。

气象局预报员尚淑娟说,8月11日12时35分,泾阳县气象局发布《突发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发布单》,发出高温黄色预警。发布单称,“预计未来连续三天我县全县范围内最高气温将升至35℃以上”。

发布单还提到了“防御指南”:1。
有关部门和单位按照职责做好防暑降温准备工作;2。
午后尽量减少户外活动;3。对老弱病幼人群提供防暑降温指导……

这些信息如何发布呢?尚淑娟说,除了在电视台、网络、LED屏等外,还在当地一些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最主要的是给每个乡镇、部局的领导手机发短信,将这种预警及时的传达给他们,让他们将信息在各自内部传达。

尚淑娟说,连续3天日最高气温将在35℃以就是高温黄色预警;24小时内最高气温将升至37℃以上就是高温橙色预警;24小时内最高气温将升至39℃以上就是高温红色预警。

这些高温预警,泾干中学是否收到了呢?又是如何预防的呢?

17日晚,泾干中学校长辛泾生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出现这些事情我们也不愿意看到,学校最怕的就是发生安全事故。此次事件是突发、意外也是无法预防的。”

华商报记者询问气象局高温预警的事情,这位教书30年今年48岁的校长说:“据我所知,县级政府是无权发布高温预警的,只有西安这样的大城市才发布高温预警。”

那么高温预警又是什么呢?辛泾生说不知道,他很少看电视,也不会上微信看朋友圈。在他的印象中,县教育局从来没有给他传达过高温预警。

关于有学生反映,学校公寓里没有装风扇的事情,辛泾生说:“装风扇了呀,我记得原来装过呀。”而华商报记者在公寓1到5楼抽查了一些房间,没有发现一个房子有风扇。

>>对话教育局长

不熟悉“高温预警”

8月17日晚,华商报记者采访了泾阳县教育局长苟俊涛。

苟俊涛说,在他的印象中,县级气象部门好像是无权发布高温预警的,应该是省级气象局才可以发布。但他加入了一个群,在里面能看到气象部门发的高温预警等气象信息。

那么,苟俊涛收到的高温预警是否及时传达给了学校呢?高俊涛说,这不用传达,大家都应该知道。

当天晚些时候,苟俊涛打来电话补充说:“我们有个校长群,高温预警等紧急通知都会在这个微信群里通知”,同时苟俊涛说,已经调整了军训时间,将最热的下午军训改为室内的内务训练。

记者问苟俊涛能否将当时群里的通知截屏后发过来,他说不会使用。并答应将此事交给下属来办,截至昨日发稿,记者也没有见到截屏。

18日上午,泾阳县气象局副局长王亚莉说:“县一级气象部门当然有权发布高温预警等气象信息,同时,县政府下设的乡(镇)政府、部、局等部门,我们都给他们发短信告知,主要是发给这些部门的决策层,再让决策层向下传达。”

泾阳县政务微信公众号“中国泾阳”一直排在全省前列。这个由泾阳县政府主办的以“政务新闻发布,权威新闻报道”的“中国泾阳”公众号在这一天发布了什么呢?

记者在当天的“中国泾阳”微信中找到了含有“热”一字的文章。但遗憾的是,这个政务微信有关“热”的文章是一篇介绍热恋的。

而另一家“泾阳电视台”在8月11日的微信公众号里面,发布了高温黄色预警信息。

采访中,泾阳县一位资深网友说,好多校长都是60后,不会上网不会用微信微博,在这种情况下,教育局就应该用传统的方式将高温预警信息传达给他们。

2016年8月13日12时10分,黄磊不幸去世后,在当天的11时43分,泾阳县气象局再次发布更为严峻的高温橙色预警,泾干中学依然没有停止军训,“教育局说我们停止军训了,其实没有停止。总不能因为一个学生出事了就打乱我们的工作安排。”校长辛泾生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