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岁妈妈背着9岁脑瘫儿子求学 两人成同桌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1

华龙网8月17日6时讯(记者
刘艳)这是一对特别的同桌。一个是48岁的中年妇女,一个是年仅9岁的脑瘫患儿。他们其实是一对母子。儿子小瑞生活不能自理,只有小学文化的陈英为让儿子
正常求学,毅然决定陪孩子一起读书,成为同桌。从幼儿园到小学,两年多来,陈英背着小瑞上下学,没落下过一堂课。课堂上,她认真记笔记,只为回家后能给孩
子多讲几遍。如今,小瑞在期末领回了双百分的好成绩,陈英激动地哭了:“我想让他学会自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原标题:女童坠楼折射务工者困境:孩子每天跟大人守摊14小时

原标题:被父亲关在房间“思过” 6岁女童坠下3楼摔成重伤

特别的“同桌”:背着儿子上学 不曾缺席一堂课

图片 5
妹妹在爸妈的水果摊位上写作业,姐姐在旁边照看妹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姬生辉 摄

本报讯(记者王春岚
通讯员张璟祎)5日早8点多,江岸区的王先生独自下楼买早点。出门前,因6岁女儿萌萌(化名)把洗手间玩得到处是水、挤光了新买的洗手液,王先生生气地批评了她几句,并把孩子关在房间里“思过”。

图片 6

5岁女童爬上阳台,想看看出门务工的妈妈回来没有,不慎坠楼摔伤,让人们将更多目光投向进城务工人员的子女。为了与久别的父母相聚,不少放暑假的孩子来到城市,他们就像随着季节迁徙的小候鸟,体会着期盼已久的父母关爱。

出门前,王先生还听到女儿在房里嚎啕大哭。令他后悔的是,5分钟后买完早点,正要上楼,突然听到门口一声巨响,接着是邻居的尖叫声。回头一看,本应在三楼房间中“思过”的女儿从窗户掉下。

离新学期开学的日子渐近,开州区赵家街道赵市村的陈英忙碌起来,为9岁儿子的开学做准备。

来到陌生的城市,孩子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16日,记者调查多个进城务工家庭了解到,由于不放心把孩子关在租住房内,不少家长选择带着孩子外出务工,一些孩子甚至每天随父母守在摊位前十几个小时。

“女儿趴在坚硬的水泥地上,我脸都吓白了。”王先生回忆,他抱着孩子就往医院跑。萌萌哭着告诉王先生,她担心爸爸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就到阳台上搭着板凳往下望,结果不留神摔下楼,途中被二楼的防盗网拦住,缓冲了一下。

今年9月开学,小瑞就上小学二年级了,陈英仍是儿子的同桌。如今,48岁的陈英陪儿子上学已有两年多。

害怕妈妈离开拉着衣角不放

在附近诊所做了简单的止血、包扎后,女孩被转送到武汉市儿童医院。该院整形外科周启星主任医师介绍,萌萌当时头部、臀部着地,颜面部和髋关节处
受伤最严重,有鼻骨骨折错位、髂骨严重骨折错位。为鼻子、眉骨伤口进行治疗后,萌萌目前已转入骨外科,正在接受髂骨牵引复位,待髂骨自行复位后再进行石膏
固定治疗。

9年前,陈英怀孕不足8个月,早产生下了儿子小瑞。当一家人为小瑞降临感到高兴时,陈英发现,小瑞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快1岁了,还不会翻身,也不会坐立。”夫妻俩忙将小瑞送往医院,而医院的诊断却让夫妻俩瘫软在地,小瑞被确诊为“脑瘫”。

16日上午11点,已经从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转至小儿外科病房的婷婷躺在病床上,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上的动画片。婷婷的小手始终拉着妈妈王秋莲的衣角。

周启星介绍,每年都会遇到从高楼摔落的儿童,暑假情况更严重。家长应在可控范围内,尽量避免孩子进行危险的行为动作、接触危险地方和危险物品。
一旦发生儿童意外伤害,尤其是摔伤时,家长应第一时间电话联系120,请专业人士前来处理。同时,尽量让孩子保持静止,并用木头、硬纸板等物品对孩子进行
固定,再送到有相关救治经验的专业医院救治。

当时陈英已有3个女儿,好心的亲友都劝他们放弃小瑞,以后还有机会再生育孩子,但陈英夫妇婉言拒绝,“既然生下了他,就要对孩子负责”。

“昨天下午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哭得厉害,找妈妈,考虑到她的情况相对稳定些了,医生就把她转到了普通病房。”王秋莲说。

“小瑞虽然语言有些含混,也不能独立行走,但脑瓜子很聪明。”陈英说,孩子爱翻家里的书,看着其他小朋友去学校,也嚷着要上学。

给婷婷打针是王秋莲最揪心的时候。孩子太瘦,血管不好找,只能从脚上扎针,孩子有时哭得撕心裂肺,王秋莲只能附在孩子耳边,一遍又一遍地鼓励。
“孩子一喊疼,就跟戳我的心一样。”王秋莲低声说,“每次我离开病床一会儿,婷婷都要问上好几遍。孩子生怕我走了,都怪我,是我没照顾好她……”说起孩子
的情况,王秋莲心中满是愧疚,但让她欣慰的是,婷婷的身体状况较为稳定,接下来的将是漫长的恢复过程。

儿子渴望上学的眼神,让陈英为难了:小瑞生活自理都很困难,不要说读书,如何走到学校去,都是一个问题。

婷婷的状况引起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关注,这给了单身母亲王秋莲莫大的鼓励。在记者采访时,爱心人士李女士特意带着6岁的孙女儿来看婷婷,还给婷婷带来了会“说话”的洋娃娃。两个孩子很快熟识起来,受伤后的小婷婷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经过考虑,陈英鼓起勇气做出决定:背着儿子去学校,跟儿子一起读书,一起放学回家,“我想让他学会自立,去看外面的世界”。

“孩子受到的惊吓太大了,这是第一次有笑脸,感谢好心人的关心和帮助。”王秋莲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尽快康复,她会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女儿。

小瑞6岁半时,陈英背着他到离家不远的幼儿园上学。“最初还担心孩子不能适应学校生活,没想他很快就融入了。”说起孩子,陈英既心疼又宽慰:“老师教唱歌时,小瑞跟着哼;教跳舞时,他也在下面看得起劲儿。”

孩子电话里叫妈妈,她的心都碎了

幼儿园里,小朋友们玩游戏,为了不让孩子脱群,48岁的陈英也带着小瑞,与小朋友一起玩,“小朋友们很友善,也很喜欢他”。

说起对女儿的愧疚,王秋莲不禁流下了眼泪。“孩子在老家的时候,经常在电话里哭着叫妈妈,每次听到女儿哭着叫妈妈,我都感到撕心裂肺地疼。”7
月初,把女儿带到济宁后,女儿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她格外听话,“我出门卖水果的时候,孩子坐在三轮车上,天气再热,从没哭闹过。”

去年9月,小瑞要上小学了,陈英继续背着儿子去学校,并成为了他的同桌。

34岁的崔艳华和王秋莲的经历有些相似,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去年3月份她和丈夫从嘉祥老家来到济宁,经营着一家餐馆。“大儿子畅畅今年10
岁,小儿子通通今年6岁。”16日下午1点半,忙过整个上午,崔艳华点开手机相册里两个儿子的照片给记者看。今年四月,她和丈夫再三商议后决定,将小儿子
通通从老家转到济宁城区一家幼儿园。“暑假开学后,大儿子就上小学五年级了,从农村转学过来太难,所以只能先顾一个。”为此,崔艳华总觉得欠大儿子畅畅些
什么。

小瑞的班主任彭凤英告诉记者,小瑞家离学校有一公里左右。由于小瑞不能走路,上小学来,每天都是陈英背着他上下学,不曾间断。她还记得,一次陈英摔伤了腿,脚虽肿着,但仍一瘸一拐地背着孩子到学校。

为了尽量弥补大儿子,她几乎每个周末都会让亲戚将畅畅带到济宁来。“每次周末结束,畅畅都不愿意回去,紧紧抱着我就是不松手。”每当这时,崔艳华的愧疚感就不自觉地无限放大,“感觉太对不起孩子了。”

特别的“笔记”:为儿子记下课堂上每一句话 当他的课后“辅导”

虽然在老家爷爷奶奶对畅畅十分宠爱,但崔艳华总觉得,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不能陪在他身边是自己的失责。至今,崔艳华依然记得刚来到济宁时,畅畅在电话中说的话,“儿子说,妈妈,我想你的时候就盖你盖过的被子,抱着你枕过的枕头睡觉……”说到这里,崔艳华双眼通红。

图片 7

孩子在视线内,妈妈心里才踏实

48岁的“同学”出现在班上,不仅让一群小同学好奇,教书20年的班主任彭凤英也是第一次碰到。

将孩子从农村老家带到城市后,如何照看好他们又不耽误工作,让很多进城务工人员倍感纠结。“家里电器多,又住在楼上,总感觉不安全。”崔艳华
说,将孩子放在租住房内实在不放心,她和丈夫每天早上来餐馆时,就将孩子一并带来。“不忙的时候就指导孩子写写作业,忙起来后就啥也顾不上了。最近大儿子
畅畅放暑假来城里,但迷上了玩手机游戏,这让我有些担心。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店内人多的时候,我就将两个儿子‘圈’在不到两平方米的柜台内。虽然有些碍
手碍脚,但他们在我视线内,我放心了很多。”崔艳华笑着说。

彭凤英说,刚开始,一些人都不太相信陈英能坚持陪读,但课堂上陈英全神贯注的样子,很快打消了大家的疑虑,“一天6节课下来,陈英不仅坐得住,还学得很认真”。

16日中午12点半,在济宁城区海关路经营水果摊的张丽(化名)一家终于吃上了午饭。12岁的女儿冉冉吃过饭后,拿起了语文课本看得津津有味,4岁的小
女儿梦雅则吵着要妈妈喂。自去年开始,家住任城区长沟镇的张丽夫妇到济宁城区干起卖水果的生意。“为了做生意方便,我们在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暑假开始
后,两个女儿迫不及待地从农村老家来到张丽身边。

陈英视力不好,为了看清黑板,她特意买了一副老花镜。虽是小学一年级的课程,但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陈英上课时笔记做得很认真,也和其他同学一起
跟着老师朗读课文,因为她不知道儿子能不能听懂老师讲的知识,唯一能做的,就是认真学、仔细记,回去后再一字一句重复讲给儿子听。

“早上7点起床后到水果摊,午饭后回家休息两三个小时后再过来,晚上10点跟随我们收摊回家,几乎是两个女儿来济宁后每天的轨迹。孩子每天在摊
位上的时间至少14个小时,干着生意还得照看俩孩子,一天下来累得恨不得躺床上立马睡着。”张丽笑着说自己仍感觉很幸福,“有啥比一家人团聚更重要?”

“儿子很肯学。”陈英说,老师布置的作业在第几页,小瑞都记得清楚。他还特别爱惜书,有书页不小心被撕坏,他都嚷着让妈妈用不干胶把它粘好。

“孩子们就像小候鸟一样,在农村和城市之间迁徙。”崔艳华说,以进城务工人员的收入水平,多数无法让孩子上辅导班、兴趣班,希望更多人关注进城务工人员及其子女这个特殊群体。

课堂上,陈英也是儿子的手。由于小瑞握不住笔,每次都是小瑞口说或用手指答案,由陈英代笔作答。

小瑞一直对数学情有独钟,上学期数学期末考试时,陈英给他填错了一道题,检查时,小瑞自己发现,指着答案,咿咿呀呀地提醒陈英。小瑞说话一般人听不太懂,但陈英却能和儿子顺畅地交流。

作为同桌,陈英的陪伴不仅在课堂上。由于行动不便,小瑞无法参加学校的运动会,期间本不用到校,但陈英也会背着孩子到操场上看看,再回到教室,陪他做作业。

不过,这位同桌也有尴尬的时候。在学校,最不好办的就是小瑞上厕所。刚开始,陈英背着儿子到男厕所,同学们见进来一个女的,都一哄而散。后来,她又试着将儿子背到女厕所,但儿子死活都不干。最终,陈英只有等到大家都上课了,才背着儿子去上厕所。

特别的惊喜:儿子领回双百分 期望能独立去看外面的世界

陈英的付出也换来回报。在一年级上期期末考试中,小瑞的语文、数学竟然无一差错,取得了双百分的优异成绩。

放假那天,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庆祝了一番。从不喝酒的陈英在丈夫的劝说下,几杯啤酒下肚,然后躲在角落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但随着小瑞一天天长大,因脑瘫出现的症状越来越明显,语言、运动等方面都有障碍。陈英带着儿子四处求医,重庆万州、北京、上海……凡是有利于治疗脑瘫的医院,都带着儿子去过。

几年的艰辛求医,让陈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也花完了家里的积蓄。

为了生计,陈英和丈夫在赵家场镇上开了一家快餐店。每天中午放学铃声响起,陈英就背着儿子匆匆往家里赶。趁着放学时间,陈英帮着丈夫切菜、洗菜,招呼客人。忙完后,她给孩子喂饭,自己再吃一点,然后又背着孩子到学校上课。

平时,陈英也坚持为儿子做全身按摩,扶他走路活动筋骨,盼望能有奇迹发生。

“儿子曾悄悄告诉我,将来他还要上大学。”陈英一直记得小瑞的话。她说,她希望将来儿子能够独立行走,去看外面的世界。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