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莫让留守儿童成为时代的孤儿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1

  • 2014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发布 详细榜单
  • 业内声音:在线教育三五年内出现完整体系
  • 视频:指尖上的中国教育 移动时代再创业
  • 濮存昕做客盛典:六字人生心得影响年轻人
  • 台湾培训学校为何衰败 韩国智能在线教育
  • 2014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发布 详细榜单
  • 业内声音:在线教育三五年内出现完整体系
  • 视频:指尖上的中国教育 移动时代再创业
  • 濮存昕做客盛典:六字人生心得影响年轻人
  • 台湾培训学校为何衰败 韩国智能在线教育
  • 2014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发布 详细榜单
  • 业内声音:在线教育三五年内出现完整体系
  • 视频:指尖上的中国教育 移动时代再创业
  • 濮存昕做客盛典:六字人生心得影响年轻人
  • 台湾培训学校为何衰败 韩国智能在线教育

11月30日,北京举行第十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发布“全国六类重点青少年群体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在过去一年中,有49.2%的留守儿童遭遇过意外伤害,此外,社会支持较弱,心理健康问题比较突出(据12月1日新华网)。

图片 4莫言

图片 5南京12万学生上“国家公祭”第一课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童年的情形,便是将来的命运。留守儿童作为儿童的一部分,其高达6000万的庞大数量,他们成长的好坏,不仅关系到个体家庭的稳定,更关系到未来社会的和谐,和我国未来的人口素质。因此,对留守儿童出现的问题决不能当成留守家庭的事,决不能让他们成为这个时代的孤儿。

怎样能让学生们了解和阅读莫言的作品,又正确引导他们,正确看待小说中的性描写,莫言的意见是涉及性描写这部分的小说等到结婚后再看。可以读他其他的散文。

昨天,南京市第一中学高二(10)班学生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读本》(高中版)课程第一课的自由表达环节朗诵诗歌。当日,南京市12万名学生在各自学校上了“国家公祭”第一课。 新华社发

留守儿童问题由来已久,它是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与农民工相伴相生的一个特殊群体。人社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农民工总量达2.69亿人。而在农民工进城打工的过程中,也形成了超过6000万的农村留守儿童。与49.2%的留守儿童遭遇过意外伤害相比,他们的心理问题更加突出。据资料显示,留守儿童心理问题的检出率高达57.14%;父母打工年限越长,孩子的心理问题越严重。

此前,麦家在接受采访时建议学生阅读莫言可从《透明的红萝卜》开始。此前,南京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刘宁,为了挑选适合给小学生讲的莫言作品,把莫言全集全部搬回了家,苦读了一个月,才基本读完。其中一堂课,她给学生们讲的是节选自莫言散文集《我的高密》一书的《草木虫鱼》。

对于这样的事实,人们当然有理由忧心,但这并不意味着把他们标签化,把他们和问题儿童混为一谈。事实上,留守儿童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儿童成长问题,只不过他们的成长历程,恰恰遭遇到了社会的巨大转型,而各种社会保障和救助措施还远远没有跟上转型的步伐。

首先选取的文章要能是这个年龄段孩子比较能够读懂的文字;第二,要注意引导学生阅读,让学生从中有新的体会和收获。比如当他们了解了那时的时代背景,孩子不但不会觉得书中描写的“吃虫子”太恶心,还能体会到莫言苦中作乐的不易;第三,要注重语文性,让孩子学习语言表达。

防止留守儿童成为时代的孤儿,最根本的办法是靠社会的发展,比如,城乡二元制结构的消解,城乡建设的一体化等,但这些问题绝非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现阶段,最为可靠的办法还是靠教育,不仅学校教育要跟上,家庭教育不可缺席,因为很多留守儿童的问题往往是家庭教育缺失或者错位的结果。

学生提问:你的小说适合我们吗?

事实上,由于家庭教育的原因,即便是父母陪在身边,不少孩子还是走上了违法犯罪的歧路;相反,即便有不少孩子成为了留守儿童,但在父母竭力弥补以及“身体不陪心理陪”的教导下,他们中很多仍然很阳光、很健康。可见,所谓的陪伴并不单指身体的陪伴,更重要的是心灵陪护和身体力行的正确教导。

“建议中学生现在不要读我的小说,可以等到你长大结婚后再看”。昨日上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中山大学[微博]开讲《我小说中的原型》,讲座最后,一位广州中学生“抢麦”直率提问:“老师要求看莫言小说,可是小说有许多性行为描写,如何看待性?”全场一片哗然。这个问题,让莫言始料未及。“谢谢你的坦率!”莫言有些尴尬地说,他写作时已是成年人,当时很年轻,性的描写置于人性刻画中,但当时没想到写的小说会有朝一日被小学生或中学生这个年龄段的读者读。“如果有这样一种预设,写作时会非常小心谨慎,不然就会写得露骨。”

从调研结果看,留守儿童之所以受到意外伤害,主要还是他们安全意识薄弱和辨别能力不强,这当然与他们背后缺少父母的有效监护和指导有关,但更重要的问题还是心理问题。可悲的是,很多出外打工的父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反映了当下不少父母“重养不重教”思想还根深蒂固,没有真正意识到自身对孩子养育所要担负的责任。因此,一方面需要家长[微博]自身提升对教育的理解和认知另一方面,我们的社会也理所应当要为家长们创设条件,办好家校学校、家长委员会,帮助家长们担负起的育人责任。

莫言:关注青少年,作家要自省

看来,比起让人忧心的留守儿童的诸多问题,更让人忧心的其实是留守儿童父母们的认知匮乏和行动缺位,以及当下社会对此问题的忽视乃至漠视,致使留守儿童成了最易受伤害和被遗忘的群体,或将沦为社会的孤儿。这,岂不悲哉!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

莫言直接建议,“我最直接的建议是,你不要听你老师的话,现在不要读我的小说了。但可以读我的散文,写母亲的,写乡村风景的,写读书的……”莫言说。但他也表示,现在网络上有远远比作家小说描写更可怕更露骨的东西,孩子们也能接触到。如何不让这些可怕的东西影响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作家要关注、要自省,但也无法控制。

昨天此事在网上引起热议,广州一位从事中学教育工作的张老师也告诉记者,虽然莫言获得了诺贝尔奖,他的作品也确实很不错,许多为孩子买书的家长[微博]恐怕自己都没读过莫言的作品,莫言的作品大多数比较“重口味”,并不适合小学生和初中生阅读。而莫言在2013年8月举行的“中德文学对话”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很抱歉自己的书“基本没有适合少年儿童读的”。
据《南方日报》

莫言:抱歉,我的书基本没有适合少年儿童读的

早在莫言获得诺奖时就有人质疑其作品中有很多关于性和暴力的描写,不适合未成年人阅读,而昨日,一名中学生的提问又将这个问题抬了出来。莫言的作品到底适不适合未成年人群体?其实早有讨论。曾有消息称莫言作品将入选语文选修读本。那么问题来了,莫言的作品适合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吗?有媒体就此问题发起了在线调查,结果显示:高达89.7%的读者表示“不适合”,原因是“莫言作品充满魔幻色彩、大胆的性描写、暴力美学等,不适合未成年人阅读”。有学者认为除了“难懂”,莫言作品中还充满了露骨的性描写、暴力美学因素,对于还尚未形成成熟辨别力的未成年人而言,这些因素很容易对他们产生误导,影响他们对性和暴力等问题的正确认识。《红高粱家族》《生死疲劳》《丰乳肥臀》《酒国》《檀香刑》《战友重逢》《十三步》《四十一炮》等莫言作品都有不适合未成年人阅读的内容。

不能简单地因为莫言得了诺奖

就将其作品纳入未成年人阅读范围

对于莫言的作品是否适合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仅有10.3%的读者表示,“适合,诺贝尔奖是对其文学成就的充分肯定,值得中小学生阅读、学习。”其余占据绝大多数比例的读者均认为,莫言的作品中经常出现赤裸裸的性描写以及暴力因素,非常“重口味”,根本不适合青少年阅读,更不要说入选语文教材了。在接受调查的读者中,仅有24.1%的家长表示会向孩子推荐阅读莫言的作品,其他人则表示“不推荐”或“谨慎推荐”。

出版社:有些小说不适合中小学生

记者就此又采访了语文出版社中学语文教研组副编审张夏放,他表示,莫言获得诺奖的消息公布之前,语文出版社中学语文教研组就计划将莫言早年的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纳入高中语文选修读本之一的《中外短篇小说》。

至于未来是否会将莫言作品收入中小学语文必修教材,张夏放明确表示,目前语文出版社中学语文教研组还没有这一计划,也没有进行相关讨论。据他介绍,目前语文出版社出版的中小学语文教材是按照2003年教育部公布的新课程标准编订的,2007年开始投入使用,“中小学语文必修教材具有一定的稳定性,除非教育部修改课程标准,否则教材不会随意变动。”

张夏放进一步表示,此次高中语文选修读本之所以选择《透明的红萝卜》这一篇章,是因为它是从一个孩子的角度去描写的方式,在心理上更贴近中学生,中学生理解起来也相对容易,“但莫言的大多数作品,尤其是作为其代表作的几部长篇小说,比如《丰乳肥臀》《檀香刑》《蛙》等,含有不少不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因素,不但不会选进教材,也不推荐课外阅读。”

教师声音:对学生来说考验过大

教师们认为莫言作品适合未成年人读吗?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多位一线中学语文教师,大多数人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北京师范大学[微博]第二附属中学语文高级老师何杰表示,莫言的作品固然是非常优秀的,但不能简单地因为他获得了诺贝尔奖,就决定将其作品纳入未成年人阅读范围。北京广渠门中学语文教师毕姗则指出,学生只能沉浸在对片段故事情节的猎奇心理中,如莫言所钟爱描写的排泄、生殖、阉割、酷刑,而失去对作品主题和象征意蕴的整体把握和深入理解。

毕姗认为,莫言作品中没有刻意的教育元素,而以一些对社会、对人性的反思性批判为主,这些常常指向哲学性发问的困惑与思考,要实现清醒、理性的判断,趋利避害地使自己精神受益,对于思想还不成熟,社会历史观认识尚浅的中学生来说,实在是过大的考验。

网友观点

@心与长天共渺:目前我看过的作品《红高粱》《丰乳肥臀》《蛙》都不适合小孩读。有些小说,不到一定年龄,读了算是白读,浪费时间。

@May-青争:莫言的作品不适合儿童的心理启蒙,甚至连大人有时候也无法理性看待。

@寂寞的小刚:小学就算了,初中、高中、大学可以读,毕竟人家获诺贝尔奖,小说的文学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爷们儿型女青年LICHEE:无论是暴力美学还是各种性描写,是为了衬托文章中心思想,我觉得没什么不妥,但是让未成年人读要三思而后行,一是作为人生观世界观还不太成熟的孩子,他们未必读得懂莫叔叔的作品,二是某些不太正面的描写,可能会影响一些自我意识较弱易受影响的孩子。

实例

小学生读莫言读到不少尴尬

网友赵哲在网上发布了一篇《我读莫言———尴尬的性启蒙》详细讲述了他受到莫言小说中性描写的影响,他说,自己第一次在小说中读到性,是在莫言的《红高粱家族》里,那会儿大概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上高中的哥哥推荐给母亲看,被母亲压在了枕头底下。“我偷偷翻出来看,真是惊心动魄。不过那会儿才八岁,不知道‘我爷爷’和‘我奶奶’在高粱地里到底折腾什么,反倒是对那段剥人皮的细节念念不忘。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文字给我带来的恐惧,然而这种恐惧又如此新鲜,色彩鲜明,容易接近,以至于只要闭上眼睛稍微想象,就能感觉皮肤从骨肉上生生撕离的尖锐的疼,并且还夹杂着血液的甜腥味,这种感官真实的阅读感受和我平常阅读的安徒生童话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它吸引着我把这一段反复看了几遍。”

后来,大概在小学五年级,赵哲在《人民文学》读到莫言的另一篇小说,“具体情节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里边铺天盖地的夏天的炎热感觉,还有一个男学生对女生腋毛的空前关注,那段描写让我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莫言写的这种东西刚好是我能懂的,但还不能理解和接受的。它非常灰暗、晦涩、暧昧,它出现在《人民文学》上,是应当被认可的,拒绝它就是我没品,这很致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