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孩子登门道歉遭对方家长殴打逼跪

图片 1

图片 1

图片 1

  • 国际教育嘉年华周日重磅来袭 点击抢票
  • 13位国际教育专家超实用升学规划指导讲座排期
  • 五场全真模拟课堂:烘焙、西餐礼仪、戏剧体验
  • 三大趣味互动环节:与小黄人合影、亲子变装秀
  • 时间:2014年10月19日 9:00-17:00
  •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郎园艺文中心
  •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点击链接进入报名
  • 国际教育嘉年华周日重磅来袭 点击抢票
  • 13位国际教育专家超实用升学规划指导讲座排期
  • 五场全真模拟课堂:烘焙、西餐礼仪、戏剧体验
  • 三大趣味互动环节:与小黄人合影、亲子变装秀
  • 时间:2014年10月19日 9:00-17:00
  •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郎园艺文中心
  •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点击链接进入报名
  • 国际教育嘉年华周日重磅来袭 点击抢票
  • 13位国际教育专家超实用升学规划指导讲座排期
  • 五场全真模拟课堂:烘焙、西餐礼仪、戏剧体验
  • 三大趣味互动环节:与小黄人合影、亲子变装秀
  • 时间:2014年10月19日 9:00-17:00
  •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郎园艺文中心
  • 请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点击链接进入报名

校园中的每个班级,几乎都有一两名学霸。在32中的初三5班,16岁的阮星就是公认的学霸。不过这位学霸却有些特别:身高1.1米,每天拄着双拐上学。同学们说,一起玩耍时,大家低头陪伴她;一起学习时,大家只有抬头仰望她。

图片 4
8月28日,浙江温岭,搁置农村近1年的校车。据媒体报道,这批“校车”总投资约2000万元,原计划用于解决民工子弟学校学生接送难题。

图片 5
10月15日,中南大学[微博]湘雅三医院急诊留观病房中,靖靖(化名)趴在床上侧耳听妈妈向记者讲述事情的经过,平时活泼好动的他时不时会插一句话,但不愿抬头。

袖珍学霸是怎样炼成的?秘密就在妈妈为她订制的“矮人屋”,让她充满动力向着“高人梦”奋发学习。

针对媒体报道的温岭52辆校车“搁置”事件,昨日教育部通报称,这些“校车”是由安徽驻台州商会项目负责人伪造温岭市教育局批文购置的,相关方面已将相关嫌疑人实施强制措施,正在进一步审理。

孩子之间,小打小闹、磕磕碰碰,在所难免。那么,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双方的家长[微博]应该如何处理对待呢?

几乎每科都能拿第一

搁置近一年被当“公厕”

在岳麓区某小学读书的靖靖(化名),课间玩耍时将低年级的宇宇(化名)推倒在地。事后,靖靖的妈妈王女士带着儿子到宇宇家登门道歉。就在靖靖道歉时,宇宇的爸爸徐某打了他一拳,并踢了他的腹部两脚。9岁的靖靖被诊断为血尿、肾挫伤。

昨日中午12时,阮星背着书包,拄着拐杖回到家里,熟练地在厨房炒了两道素菜,快速解决午餐后,便立即拿出书本复习。

据媒体报道,52辆“校车”由安徽驻台州商会投资约2000万元购置,用于计划在台州所辖县级市温岭成立的校车公司使用,以解决民工子弟学校学生接送难题,但却没能变成现实,搁置农村近一年,被称为“僵尸车”,甚至被人当做“公厕”使用。

学校打闹,家长带孩子登门道歉

阮星由于先天性肢体残疾,不仅只有1.1米高,连走路也得依附双拐。但在同学们眼中,阮星却颇有些厉害,因为这个小个子女孩是学霸。

针对此事,国务院督导委员会办公室责成浙江省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进行核查,并要求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妥善处置。

10月15日下午,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的病房内,打完点滴的靖靖已经睡着。

阮星的同桌李煜说,阮星是学校最矮的同学,但成绩却在进校后让大家刮目相看,几乎每一科都是第一名。该校学生处主任韩雯娟说,三年下来,阮星的成绩在全年级几乎稳居前三名。李煜说,阮星平时一直很低调,但每次考试后公布成绩,大家都不由地一次次惊叹,也很好奇她是怎样学习的?

浙江温岭市教育局解释,搁置在村内的车辆未取得相关许可,不属于校车。据浙江省相关要求,学校或者校车服务提供者申请取得校车使用许可,应当向县级或者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提交书面申请。

10月13日下午,靖靖在学校操场爬“人梯”时,与低年级学生宇宇发生冲突。

六年级明白长不高了

该局曾发布通报称,去年7月下旬,安徽驻台州商会曾向温岭教育局送交一份《温岭市校车服务有限公司可行性报告》,随后,温岭教育局组织多次调研并开会研究认为,该市已审批51辆校车,基本满足全市校车接送需求,目前成立“校车服务有限公司”条件不成熟。

“他骂了我,我也骂了他,后来我就推了他一下。”靖靖说,宇宇当时被推倒在地。当天下午,接到学校通知后,靖靖的母亲王女士赶到学校。“那孩子的额头和脸部擦伤了,划破皮肤后出了血。”王女士说,到学校后自己把宇宇送到社区卫生室,买了治疗擦伤的药。15日,宇宇家长向记者证实,宇宇因为头不舒服,目前在家休息。

阮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她的哥哥叫阮福,比自己大三岁,也患有同样的疾病。兄妹俩从小就一起练习用拐杖,再杵着拐杖一起上学。

据媒体报道,安徽驻台州商会相关负责人称,温岭市教育局工作人员曾对他们的想法持口头肯定和支持态度。

“孩子闯了祸,也是我没教育好,我心里感到很自责。”王女士说,当天下午4点左右,她买了些水果和牛奶,带着儿子来到住宇宇家登门道歉。“我儿子对那孩子的妈妈说:阿姨,对不起,我今天闯了祸。”王女士说,儿子当时还朝对方母亲“弯腰敬了个礼”。

阮星的妈妈黄国娟说,当她发现阮星也患有和她哥哥一样的疾病时,她希望女儿能晚些感受到残疾带来的痛苦,因此与阮福说好,尽量不要让阮星知道自己患上了什么病。

打印店私刻教育局公章

母亲称对方持刀,“我们被逼跪了一小时”

阮星说,在她小时候的记忆中,自己只是腿脚有些不方便,用妈妈的话来说是“长大了就好了”,因此阮星每天盼着自己长大、长高。

据教育部通报显示,安徽驻台州商会项目负责人伪造温岭市教育局批文,在温岭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预登记和注册“温岭市惠民校车服务有限公司”后,购置了这批校车。

王女士回忆,母子俩当时向宇宇母亲道歉后,对方称要等丈夫回来处理。

但小学四年级一开学,阮星就感觉不对劲了:小伙伴们经过一个暑假纷纷变成高人,而自己身高仍然不足1米;到六年级时,同伴的个头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大,班上只有自己还穿着童装。

“他们好像是从打印店里私刻了教育局的公章。”昨日,温岭市教育局安管科一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介绍。

“我俩在屋里站了1个多小时。”王女士说,因为对方家人没叫自己坐,“我也不好意思坐。”当天下午5点多,宇宇的父亲徐某回到家。

“那时我才明白自己得了长不高的病,觉得自己很气馁,不知道怎么面对长大。”阮星说。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浙江)显示,“温岭市惠民校车服务有限公司”于去年12月9日进行工商登记,一般经营项目是汽车租赁服务。

“我儿子上前对他说,叔叔对不起,我今天打……”讲到此处,王女士忍不住哽咽,“‘打’字还没说完,他一拳就打向我儿子的额头,还用脚朝他腹部踢了两下。”王女士说,自己马上上前扶住儿子。此时,徐某进厨房拿出一把水果刀,要王女士和靖靖跪下。

妈妈为她订制矮人屋

“经营范围为汽车租赁服务,车辆不能用于接送学生,如果用于接送学生,必须再取得市交通局、市教育局同意后再扩大经营范围。”温岭市教育局负责人称,而这个申请已被教育局明确拒绝。

“他问我儿子,你是哪只手打人的,要砍掉他那只手。”王女士说,在对方家人劝说下,徐某才放下刀,“我们大概跪了一个小时”。随后,在徐某的要求下,王女士联系了学校,校方工作人员赶来劝解,当地派出所介入调查。

阮星说,即将步入初中的那一个暑假,妈妈带着自己和哥哥搬入了一套单独的租赁屋。

温岭市教育局也积极与周边区县联系,帮助商会妥善处置这些“校车”。目前,52辆“校车”已全部驶离温岭。

打人家长被要求下跪道歉

阮星指着这套有些老旧的屋子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如今这个屋子住着自己、继父、哥哥、妈妈。搬进来后,阮星发现妈妈竟下了很大的工夫———厨房灶台只有50厘米高,自己和哥哥的书本可以放在低矮的书柜上,热水器几乎修在了地上,甚至还给自己和哥哥订制了地铺作为床铺。以前写作业时,常常把作业本摆在腿上写,在这个新家里,妈妈给兄妹俩准备了两块磨得光滑的木板作为专用课桌。

10月14日,经过派出所调解后,徐某向王女士一家道歉,表示愿意承担医药费用并“任由处置”。王女士的丈夫提出要徐某下跪道歉,徐某当场同意,双方约定下跪时间为第二天中午12点半,地点为小区门口。

阮星说,在这个新租的屋子里,自己可以做饭、写作业、做家务,兄妹俩还打趣地把这里称作矮人屋,但妈妈和继父在家做饭、洗衣不得不努力弯腰。摆摊卖副食的妈妈,第一次一本正经地告诉兄妹俩,首先要把自己当成正常人看待,才能更好地前进。

15日中午12点多,闻讯而来的上百名小区居民围在小区门口。临近1点时,徐某出现。有些打抱不平的居民准备朝其掷砖头和鸡蛋,被靖靖家人制止。“他可能觉得人多不好意思,一直没下跪。”有市民称,当时向徐某提议可以找个人少的地方“再跪”,徐仍未表态。当天,徐某提出请靖靖一家吃饭“赔罪”,被王女士回绝。

2011年,13岁的阮星拄着拐杖、背着书包踏入32中时,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正常人。

徐某:这个事情过去了,不要再说了

优异成绩让她成高人

15日下午,派出所办案民警证实,事发当天,徐某的确殴打了靖靖,派出所将在靖靖出院后再进行调解处置。

阮星说,自己和哥哥身高都是1.1米,两人约定以后要比赛学习争当第一,所以两人放学回家后不会碰电视、看小说,而是一起做作业、复习功课。“那时候,电脑游戏、智能手机很流行,但因为和哥哥比赛学习,我们过得特别有趣。”阮星说,一次次比赛中,自己和哥哥渐渐都成了同学口中的学霸。

对于徐某是否拿刀逼着王女士母子下跪一事,民警表示双方已进行调解,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目前,靖靖仍在医院接受治疗,他的血尿情况有所好转,而肾挫伤引发的伤情尚未做相关鉴定。

阮星说,上初中以来,有不少同学都找自己请教功课,给同学们讲题的那一刻,自己似乎有了当“高人”的感觉。

“这个事情过去了,不要再说了。”15日下午,徐某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阮星说,哥哥现在已步入重庆邮电大学[微博],他的同学都很尊重他,哥哥甚至当上了一家公司的微博管理员勤工俭学,自己也打算循着哥哥这条路,在学习中找到存在感。

家长暴力行为是一种负面示范

梦想给妈妈设计新家

对于靖靖登门道歉却遭殴打的遭遇,湘南学院心理学教授余和振称“觉得不可思议”。

阮星说,其实自己的生活中不光只有学习。她拿出一本画册,里面全是她的彩铅画。她说自己学习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静下心来画画,因为平时不逛街、几乎不出门,手中的画笔能让她感觉世界的美丽。

“既然对方上门道歉了,你应该原谅和宽容,提醒对方孩子注意改正;即使是事态很严重,也应该走法律途径,而不能私自以暴力解决。”余和振说,徐某采取暴力手段“报复”孩子的行为,不但违反法律,更会对自己的孩子产生负面的示范效应。“孩子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有可能就按照家长这种暴力的方式去实施。”余和振认为,家庭是孩子心理和性格的“教育工厂”,父母的一言一行会起示范作用,对孩子的成长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她说,自己希望有一天能学习美术,做一份与美术、设计有关的工作,亲手给妈妈设计一个全新的家,一个让妈妈不用低头洗碗、做家务的正常的家。(重庆晚报记者
王薇 通讯员)

孩子受惊吓 最好的安慰是转移其注意力

9岁的靖靖“惹事”后,在母亲带领下登门道歉,没想到却遭对方家长殴打并被逼下跪。事发两天后,靖靖对于当天的经历仍感到害怕。妈妈王女士说,儿子平时性格挺活泼,现在变得沉默寡言。“这两个晚上他都做噩梦,喊救命。”王女士担忧地说。

湘南学院心理学教授余和振认为,孩子经历殴打和惊吓后,家长一定要关注孩子的心理动态,耐心地进行关爱和疏导,让孩子明白“事情已过去”:“最好能够改变一些环境,让他做些感兴趣的事,转移他的注意力。”余和振建议,如果孩子心理问题严重的话,可辅以一定的药物治疗或咨询心理医生。

红网长沙10月16日讯 (滚动新闻记者 朱远祥 实习生 刘颂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