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下校车摔伤 学校要求签协议称自己踩空

中新网柳州2月26日电(莫小华
曹媛媛)每到上学时段,前来送学生的家长[微博]就把学校门前通道堵得水泄不通,如同农贸市场一般。为缓解交通堵塞,广西柳州市交警部门2月25日起联合部分学校试行“错峰”上学,以缓解交通拥堵。

刘女士的女儿读小学一年级时,在校内意外受伤。学校告诉刘女士“是被高年级学生碰倒的”,女儿则告诉她“是踩到滑木板跌倒”的。刘女士认为,两个说法相去甚远,她想了解真相为了女儿的后续治疗。

学生下校车右腿摔成骨折

据交警部门介绍,为减少学校集中上下学对城市道路交通的影响,2月25日,柳州市柳南交警联动5所中小学校开始试行错峰上下学。根据春季学期时间安排,柳州市第十八中学早晨到校时间改为7:50,其余四所小学为8:10。

投诉

家长[微博]找学校筹钱,要先签协议称“自己踩空”

据了解,在学校实行错峰上学之前,在柳州市鹅岗路上的单位、企业和学校都是8时上班、上课,形成了鹅岗路的交通早高峰,将该路段堵得水泄不通。

女儿校内受伤

2月17日,是东莞市石碣镇碣识学校开学的日子。上初中二年级的13岁男生小辉(化名)经历了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放学。下午5时多,小辉乘校车回家,在准备下车时,不料从校车车门处的台阶上摔了下来,小辉最终摔成了右腿股骨中下段骨折。

2月25日是试行错峰上学的第一天。早上7时50分左右,柳州市鹅岗路上单位、企业员工上班的车辆络绎不绝,此时的车流量已达早高峰的最大值。随着8时的到来,上班人群基本进入单位,送孩子的家长才逐渐增加,扎堆上班、上学的现象得到很大改善。

刘女士说,她的女儿是2013年4月4日晚上受伤的,女儿所在的沈阳市翔宇中学(以下简称翔宇学校)老师打电话通知她,女儿在学校受伤,让她尽快前往学校。“女儿当时一年级,还未到7周岁的年龄。”刘女士说,当她赶到学校看到女儿时,发觉孩子的伤情远比老师描述的要严重。

事后,碣识中学同意垫付1.3万元的医疗费,但却让小辉母亲丁女士先签下一份“协议书”。据丁女士介绍:该协议书上列出“小辉受伤是其自己踩空,与学校无关”,“学校暂时垫付医疗费,保险报销后家长需还给学校”等条款。昨日,石碣镇教育办公室相关负责人称,已介入此事。同时表示并不是学校签了协议就不用负责,具体的责任还待调查。

“错峰上学将上学和上班的时间错开,交通比原来顺畅许多。”柳南区实验小学副校长李欣欣说。

刘女士提供的一份“病程记录”显示,刘女士女儿在摔伤约3小时后就诊,受伤部位为头部左侧,有过意识不清、哭闹、头痛、四肢无力、抽搐等现象。通过CT检查初步诊断为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刘女士说,她担心这次受伤留下后遗症。

开学首日右腿摔成重伤

据柳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柳南大队副大队长郑少强介绍,交警还将积极协调学校,继续推广错峰上学方案,缓解学校周边上下学、上下班交通紧张的状况。(完)

刘女士告诉记者,女儿受伤治疗后,表现出恐惧、情绪失控和注意力不集中的现象,视力也出现模糊下降。因为女儿不能正常上学,不得不回家休养,刘女士为孩子选择了另外一家小学重读。同时向法院起诉,索赔医疗费、学费、精神损失费合计近40万元。

碣识学校共有20辆校车,因为学生人数多,每天放学后校车会分批送学生回家。2月17日下午,小辉乘坐第二批送学生回家的28号校车,去自己家所在地“天涯亭步行街”。校车到达“天涯亭步行街”附近停稳后,小辉下车。

学校

“当时校车车门处的台阶上,有个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我整个人从校车上摔到地面,摔下来时右腿膝盖先着地,并没有出血但感觉好疼。”躺在石碣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小辉回忆当时的情景。

是被大孩子碰倒的

摔倒后,跟校车的女老师和校车司机试图扶小辉站起来,但小辉一直站不起来,右腿稍微一动就疼痛。之后,跟车女老师打电话通知了学校和小辉母亲,小辉母亲打了120急救电话,而跟车老师继续送其他学生回家。

6岁女孩校内跌倒受伤,到底是怎么造成的?翔宇学校一名校领导在电话中称,事发时为下课时间,班主任老师用手拉着刘女士女儿,一名高年级学生在走廊奔跑过程中碰倒了刘女士女儿,刘女士女儿被碰倒后没有什么表现,但学校还是做了紧急处理,将孩子送到了医院。医院检查的结果基本正常,学校所在的小学部还拿出了3000元补养费。

在石碣人民医院里,骨科医生诊断小辉是“右腿股骨中下段骨折”。当天晚上,因为筹集不到手术所需要的费用,小辉未能及时完成手术。丁女士告诉记者,这期间,小辉多次疼得大声哭喊。

刘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两份录音,对话者为刘女士与她的女儿。在录音中刘女士女儿称,“二楼楼梯上有一个木板子,因为踩到了这块滑木板跌倒。”刘女士认为,这与翔宇学校给出的受伤原因相去甚远。

母亲签订协议,自责“卖了儿子”

刘女士认为,翔宇学校学生多,操场面积小,学校管理混乱,是造成女儿受伤的原因之一,6岁女孩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而且在全日制寄宿学校,女儿是在学习生活期间受到的伤害,翔宇学校未尽到相应职责。刘女士说,翔宇学校声称“被高年级学生碰倒”,属于推卸学校责任。

2月18日一早,小辉父母开始四处筹集做手术的钱。据丁女士介绍,小辉父亲是湖南人,自己是湖北人。常年在东莞市石龙火车站附近摆摊卖充电器,为手机贴膜,“一家4口每天买菜的钱从来没有超过30元”。

“如果在路上崴了脚,是不是该起诉公路局,两件事有点雷同。”学校相关人员称,刘女士起诉翔宇学校设施有问题,索赔几十万赔偿金,学校不能答应,学校方面只能遵从法律的判决。

2月19日,拿出家里的积蓄,加上从老乡、亲戚处借来的钱,小辉父母一共筹集了7000元,但这依然离手术所需的2万元相差甚远。19日下午,碣识学校相关负责人同意拿出一部分钱为小辉垫付医疗费。但同时,要求小辉母亲签订一份“协议书”。据小辉母亲介绍:这份协议书上说“小辉到点下车,一脚踩空了,跟学校无关”,“学校出于人道主义,对小辉进行救助”,“1.3万元将来从小辉的保险报销里扣除。”

质疑

在碣识学校,中学部教导主任唐老师、负责校车接送的吴先生和后勤负责人王老师均证实小辉从校车上摔下受伤这一情况,同时承认签订了协议书,但当记者要求看一下该协议书时,几位负责人均表示不在自己手中。而对签订协议书一事,丁女士至今依然很自责:“我回来后跟丈夫和老乡商量这事,老乡说我这样做,等于卖了自己儿子。但我没有办法,为了筹钱给儿子做手术,只好签了协议书。”

了解真相怎么这么难

协议书是否具有效力?

据翔宇学校介绍,有关刘女士女儿校内受伤的事情经过,学校已经在沈阳市教育局民办教育处备案。

为何要签订协议书?碣识学校中学部教导主任唐先生表示:“当时小孩急需动手术,但学校和家长未谈到双方各负多少责任,所以才签订这一协议书方便以后责任划分。”对于学校是否会承担小辉后续的医疗费的问题,唐先生表示:这需要向领导汇报,征求领导意见。

刘女士告诉记者,每当谈及女儿受伤引发的问题,她都很激动。“女儿如何受伤,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说法。”刘女士说很关心事发时的情况,只有了解了真实情况,才有助于帮助女儿摆脱“受伤引起的心理疾病”。

同时,接受记者采访的碣识学校后勤负责人王老师表示:“这份协议签与不签都没有太大影响,但学生家长多少也要承担一些医疗费”。

“事情已经发生了,学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受伤学生家长[微博]更关心孩子将来的身心,想了解真相怎么这么难?”刘女士说,女儿受伤治疗后,她带领孩子前往沈阳市儿童医院心理科就诊,诊断为感觉统合严重失调,有抑郁、焦虑、恐怖、强迫等情绪障碍症状,并被医院建议收住治疗一年。(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梅天磬 实习生 裴伟)

据丁女士介绍,在签订协议书之前,她通过12580找到了石碣镇教育办公室分管民办教育的负责人黎先生,她给黎先生打过电话,逐条读了协议书的内容,黎先生表示:“可以签,没事的。”但在记者采访过程中,黎先生改口称:“她是在签订协议后给我打电话的,我说已经签了,打电话给我也没有意义。”

针对这件事,广东卓信(东莞)律师事务所游雄志律师表示:小辉只有13岁,属于未成年人,学校有责任确保其安全。“在小辉受伤这一事情上,学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记者/郭杨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