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少女19岁被12名校录取 21岁与霍金同台

图片 1海外游学营图片 2海外游学营

图片 3卢婧怡:学会展一定要来伦敦

图片 4刘诗仪和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同台对话。
资料图片图片 5刘诗仪兴趣广泛,绘画也很有一手。
资料图片

暑假接近尾声,很多出国游学参加夏令营的学生陆续回国。广东实验中学即将升读初二的学生小丰,近日结束了自己在美国三藩市为期三周的夏令营。已经是第二次到美国游学的他,虽然英语口语水平谈不上突飞猛进,但已经敢主动开口说了,说话也带有那么一点点美国“黑色幽默”。

中新网8月22日电
据英国BBC英伦网报道,在伦敦奥运会期间,除了数千名志愿者为广大观众服务,还有一些接待各国贵宾的工作人员。四川女孩卢婧怡作为官方赞助商之一的接待团队成员,在奥运期间接待了包括台湾商界、学界人士在内的贵宾,并陪同他们观看了开幕式、闭幕式以及十余场比赛。

母亲刘道溶:诗仪智力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关键在于因材施教

到国外见见世面,提高英语口语水平,这或许就是不少家长(微博)把孩子送去游学最直接的目的。来自广州市旅游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暑假通过旅行社出境参加游学夏令营的学生有近5000人,而这只是“游学族”当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人是跟随教育机构,或者自由行到国外当地跟团,人数之多难以统计。

卢婧怡正在威斯敏斯特大学(微博)(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攻读会展管理硕士(MA Events and Conference Management)。

她,从小学到初中获得60多个奖项,2004年当选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

当留学(微博)低龄化日益明显,出国游学也自然成为一种潮流。然而,当直观的火爆暴露出背后巨大的落差时,如何理性地选择游学还是家长们应该思考的。

小卢告诉记者,去年9月刚开始在伦敦读硕士,10月份,奥运官方接待公司之一就到学校来做展示活动,面向旅游、酒店管理、会展管理类专业的学生招收奥运期间的工作人员。

她,17岁独自远赴美国读高中,成为所在的Berkshier
School(伯克利中学)第一个获得Peter Lance Anderson GPA满分的毕业生;

1

这个机会非常吸引卢婧怡,她就开始在网上填写报名表,经过几轮面试的考验之后,幸运地被录用。

她,19岁时接到美国12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且绝大多数是全美排名前20名的名校,最终被享誉全球的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提前录取,跨入爱因斯坦、钱学森曾执教的大学校园;

低龄留学催生火爆游学

她介绍,从去年11月开始到伦敦奥运开始之前,所有的工作人员每个星期都要接受一天的培训。培训内容包括奥运的基本知识,所有场馆的相关信息,伦敦各大景点的历史背景等等。

她,21岁时站在讲台上和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同台对话,也是学校唯一一名与霍金同台对话的本科生;通过竞选成为加州理工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副主席,是9名委员中唯一的本科生,其他8名均是博士。

前往留学热门国家例如美国、澳洲、英国、加拿大的游学团最受欢迎

小卢回忆,培训期间有一项作业叫“视频挑战”,每个人都要拍摄自己介绍伦敦景点的视频,整个团队一起观摩,大家互相提意见和建议,共同进步。

她,就是从深圳走出去的女孩刘诗仪。“诗仪是奇才,不可复制”,面对许多人这样的说法,诗仪的妈妈——南山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指导中心主任刘道溶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不是这样的,诗仪的智力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关键在于父母怎样根据孩子的天性因材施教。”

近年来游学不断升温,且参与者的年龄进一步放开,从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大学,年龄跨度从8岁到20多岁,目前国内的出国游学多在暑假、寒假以夏(冬)令营之类的形式开展,不仅有插班当地学校上课、住在寄宿家庭的“语言学习类”游学,还有走访世界顶尖名校、与校方代表面对面沟通的“学校交流类”游学,更有诸如游览著名景观、感受异国文化冲击的“文化探索类”游学,以及专为不同兴趣爱好的学生设计的“兴趣主题类”游学等。

工作内容

本期教育周刊,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从美国回深圳过暑假的刘诗仪以及她的妈妈刘道溶,了解这个外人眼中“天才女孩”的优秀秘诀。

记者在各教育机构的国际游学网站上看到,琳琅满目的游学种类应有尽有,游学地点遍布世界各地,诸如“高中全真课堂体验营”、“暑假美国东西海岸体验营”、“全真课堂寄宿家庭营”等线路搭配各式各样,价格的档次也有高有低。仔细一看,这些都是机构推出的寒假冬令营游学路线,报名剩余名额也已不多。“一般去国外游学都要提前三个月预约,否则很难报到热门路线。”该教育机构咨询人员表示。

伦敦奥运开始前几天,贵宾们陆续抵达,小卢需要到机场迎接访问团,然后乘坐专车带他们来到自身团队驻扎的酒店,再根据安排好的行程陪同他们去看比赛。

凡事注意力高度集中

而去国外游学,对广州不少孩子而言,已经不是那么值得炫耀的事。用小丰的话形容,“每到假期,班里近半同学的电话都打不通,都出去(出国)了。”记者了解到,除了家长自发让孩子去游学,广州的几所重点高中,每年寒暑假都会组团到欧洲或北美游学,而采取的方式和教育机构类似,将学生送到与学校有合作关系的外国高中上课,住在寄宿家庭,并参观景点等。

卢婧怡说,10人以上的大团,每个团就需要两位接待人员,而10人以下的小团,就安排一位接待人员陪同。

到哪里手里都拿着一本书,聚集会神地看,一点不在意别人在旁边说话

“孩子假期有时间,家长有多余的钱,把孩子送出去好过待在家里。”采访中发现,只要家庭经济过得去,家长都会让孩子走出国门去长见识,而对于期望孩子出去留学的家庭,游学是“预留学”必不可少的投资。

她告诉记者,客人的奥运日程安排通常比较满,有时候要在一天之内先后到3个场馆看3场比赛。

熟悉诗仪的人都知道,她在深圳读书期间获奖无数,是名副其实的获奖专业户,学习成绩也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她是如何做到的呢?

“游学热是留学低龄化催生的,很多学生都是为了以后的留学作铺垫。”业内专家表示,目前众多游学生都是以开拓眼界体验海外教育方式为主,带着考察的目的。如果他们适应和喜欢,将来就可能会选择该国作为留学首选地。因此前往留学热门国家例如美国、澳洲、英国、加拿大的游学团最受欢迎。

“由于客人在看比赛中途可能有喝水等需求,所以接待人员必须陪同客人看完每一场比赛”,小卢说。

诗仪说,初三以前没花太多精力在学习上,可能小时候看书比较多,认字认得比较早,所以在学习语文、数学这些课程时觉得比较容易。“那时没做什么配套练习,主要是上课认真听,高效率地利用课堂,因为考试主要是考课堂上的内容。高中以前我从来不记笔记,一直记不好,脑子转得快的话,手就会比较慢。”

2

在奥运期间,卢婧怡一共接待了4个团,共80多位客人。

在诗仪的妈妈刘道溶看来,女儿学习成绩优秀,与她记忆力不错、很好地管理时间、凡事注意力高度集中有关。刘道溶说,诗仪有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喜欢阅读,且会利用碎片时间阅读,无论父母带她到哪里,她手里都会拿着一本书,聚集会神地看,一点都不在意别人在旁边说什么话。三四岁时,她一般带着“老夫子”、“阿拉蕾”这些漫画书,再大一点,她会带上一些科普书,上了中学后,出门时她会带上作业本或者喜欢的计算机书、物理书。

打着“游学牌”的高价旅游

这些客人中包括一些重要人物,比如台湾卸任“副总统”萧万长、诺贝尔奖获得者、前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宏基集团创始人施振荣夫妇等等。

因为会管理时间,诗仪不仅学习很轻松,且还有很多时间做其他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在学校担任学生干部,学跳舞、吹长笛、做陶艺、做科技实验等,还会跟同学外出玩耍,甚至会上网打游戏。无论干什么,诗仪总是异常投入,“就像脑袋里有个按钮一样,一按按钮,我就可以把精力集中在另外一个方面。在做事情上我似乎有点强迫症,一件事情没有做完就是不行,比如我走迷宫或者解什么题目,弄不出来的确会很烦,但没法停下来,所以就憋着,一定要弄出来,弄出来后就非常舒服。”

“早知是去旅游,还不如我陪你,两个人加起来都不需要这个价。”

“不分你我”

诗仪说,她很喜欢快节奏的学习生活,会把每天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即使目前在专业学习紧张的加州理工大学,她也能够腾出时间演奏长笛、选修隔壁学校的课程,还担任学校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副主席。在加州理工大学,本科生能够完成繁重的作业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诗仪有这么多“杂事”,学习怎么没落下?她的同学向她提出过相同的问题,还想看看她的计划安排表。“我从来没有计划表,我是那种很能变化的人,我的时间表都是以事情为主,主次会分得比较清楚,忙的时候也会偶尔熬夜做完事情。”诗仪还告诉记者,自己注重体育锻炼,身体很健康,使得自己精力充沛,“我没有睡午觉的习惯,节省了不少时间。”

日前,教育(微博)频道专门针对游学做了网上调查,在这项有1000多网友参与的调查中,49%的人反对孩子参加海外游学,认为这种方式很商业化;42%的人认为很多游学是“只游不学”,走马观花,充其量是名校观光游;24%的人认为游学价格高昂,比一般旅行社报价高不少。

小卢感到,这些重要客人都对奥运充满热情,并且非常喜欢所看的比赛,现场气氛都相当好。

诗仪能够注意力高度集中,与小时候父母的引导不无关系。刘道溶介绍,在诗仪小时候,她在家里通过娱乐活动,比如积木、拼图、手工制作、看图画书以及做益智游戏来培养诗仪的注意力,还经常和诗仪用数字做一些注意力训练活动,如在一张有25个小方格的表中,将1-25的数字打乱填写在表里,然后让诗仪以最快的速度从1数到25,边读边指出数字,同时计时。

记者调查发现,打着“游学牌”的旅游真不少,不少游学路线中学习的部分还不到一半。在一份从旧金山到华盛顿的“暑假美国东西海岸体验营”中,游玩斯坦福大学,随后游览金门大桥、九曲花街、渔人码头等著名景点,还有迪士尼乐园等等。琳琅满目的游览和参观中,学习的任务轻松,少得可怜,基本上连一周都不到,这还包括每晚上学习之余的派对,学习课件的游戏和篝火晚会。游学中的游是实打实的,“学”真的只是体验而已。

“我陪同他们看比赛感同身受的是,虽然可能有自己喜欢的代表队出场,但是大家都为所有的运动员加油,就好像在奥运场上不分你我,无论输赢,大家都热情鼓掌”,她说。

找到做事情的兴奋点

但是,这些游学线路的报价却比普通旅游费用翻番。以英国为例,为期两周的伦敦剑桥寄宿家庭游学营是3.5万元,而如果是去哈佛大学住学生公寓两周游学营则需4.5万元。

那么,在工作期间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需要紧急处理的突发情况?

诗仪小时候很喜欢看科学类的书籍,还喜欢制作小发明、观察小动物

冯女士的女儿今年上高二,想高中后出国留学,于是今年暑假报名参加某教育机构的美国夏令营。在挑选游学项目时,冯女士注意到有大学全真课堂,且入住学生公寓,认为这是个让女儿提前感受外国大学氛围的好机会,于是掏出了4万元的积蓄报名。前几天,女儿回来了,冯女士围着女儿团团转,询问女儿:“外国大学课堂怎样,老师的教法习惯吗?有没有交到外国好朋友……”女儿频频摇头后,拿出相机给妈妈看,里面几乎都是出去参观景点的照片,“我们一天玩迪士尼,一天玩好莱坞,一天洛杉矶飞华盛顿,一天再飞纽约,从美国西岸玩到东岸,真正上课只有几个上午而已。”冯女士听完,心痛不已,“早知你是去旅游,还不如我陪你,两个人加起来都不需要这个价。”

卢婧怡表示,在看比赛期间没有遇到过突发情况,但是比赛结束后集合的时候出现过人员丢失的状况。

“做任何事情都要找到自己的兴奋点,要是喜欢科学,就不要放弃它。”在去年暑假为母校南山实验学校的小师弟师妹做的一场演讲上,诗仪这样说。现实中,她也是这样做的。诗仪小时候很喜欢看科学类的书籍,还喜欢制作小发明、观察小动物,每天放学后她第一件事情就是做作业,之后便无忧无虑地做喜欢做的事情。

广州妈妈网上,也有妈妈发帖抱怨:“在女儿游学回来后,我沮丧地发现,原本就内向的女儿,尽管十分努力融入当地的学生和家庭。不过最后还只是和几个中国孩子混在一起,整个行程害怕和当地的学生老师交流,怕出丑。回来之后就像和家人去旅游一样没啥区别。”

为了不耽误行程,小卢和另一位接待人员就兵分两路,一个人带大队人马去下一个比赛场馆,另一个人留下来联系丢失的客人,找到他们之后再继续行程。

诗仪告诉记者,她会看一些科普书籍,了解谁发明了什么东西,是怎么发明的,还会自己在家做小实验,和同学出去找蜗牛、蚯蚓做生态实验,或者去学校的菜园种地。不知不觉中,她对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3

“客人也比较满意,因为没有让他们等;对走失的客人,我们也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团队,希望下次不要出现同样的情况”,小卢解释。

刘道溶介绍,女儿从小不看电视,以看书为主,家里到处都是科技类书籍。他们也会经常带女儿外出做观察,帮助她将生活和学习联系起来,“带她去公园时,会告诉她中间有个湖,左边有什么,还会教她看路牌、地图,让她有空间感,还会让她观察动植物或者自然现象。她在公园看到蜗牛,就会回家翻书查阅蜗牛的习性、大小、演变等。”

“全真课堂体验”是个噱头?

除了看奥运比赛,卢婧怡还陪同客人们参观了伦敦的一些景点,包括伦敦眼(London
Eye)、塔桥(Tower Bridge)等等。

诗仪认为,通过自己的亲身感受有了感性认识后,再去做习题或者学习理论知识,效果会更好。自己对物理这么感兴趣,是因为觉得它跟现实生活有联系。“小时候很喜欢云和彩虹,会弄懂彩虹的颜色顺序,后来学习形成的原理时,因为和自己的感性认识有联系,学习起来感觉到很快乐。”

“那些来游学的中学生,语言大多没有过关,怎么可能和美国高中生上同样的课程?”

伦敦优势

在刘道溶看来,学习要跟实际生活联系起来,这样才有继续下去的动力,此外,学习时还要思考,“诗仪喜欢看漫画书,看的时候会边看边想。”刘道溶提醒家长(微博),自己的孩子对什么感兴趣,父母一定要十分清楚,“孩子通常对自然的东西比较感兴趣,人的好奇心是天生的,希望接触大自然也是天生的,现在一些父母花几千元让孩子上智力开发班,把孩子关在屋里教育,我觉得没有必要,应该把孩子放到大自然,让他了解周围的一切。”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选择游学营时,很多家长理不清到底是去“游”还是去“学”,不少家长更看重当中的“学”,甚至直接到“学英语”。有业内人士认为,其实这偷换了“学”的概念,游学的收获不在于孩子能掌握多少单词,关键是有无激发到学习兴趣,在与国内外同龄人的相处中,启发到什么,学到什么。

整个伦敦奥运期间,卢婧怡共陪同客人观看了开幕式、闭幕式以及17场不同项目的比赛,收获颇丰。

诗仪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小时候会跟男孩子一起在院子里找蜗牛蛋、鸵鸟蛋、挖虫子,还会和同学品尝自己摘的“能吃的花和草”。她不喜欢《十万个为什么》这样的书籍,因为不喜欢别人告诉她答案,而是喜欢自己去体验。她更喜欢那些可以引导自己做实验得出结果的书籍,“自己做实验印象会更深刻,也会想出更多好玩的实验。”

某留学机构的邝老师今年寒暑假分别带了两队中国学生到美国和英国游学。寒假到美国是插班上课的游学团,根据学生的年龄和英语程度编进美国当地学校不同年级上课。“插班学的效果当然参差不齐,英语程度好的吸收多些,不然最多只能感受上课氛围。”她坦言,两周时间的游学想让孩子的英语突飞猛进,那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会逼着孩子开口跟外国孩子交流。“有些孩子刚开始不敢开口,向老师求助失败后,只好主动去跟别人交流。”

“为奥运服务的收获非常大,亲临了那么多奥运赛事,对于学会展管理的我来说特别重要,因为我看到了不同场馆的运作乃至整个奥运运作的很大一部分”,她高兴地说。

和很多女孩子不同,诗仪从小在积木堆中长大,喜欢拼装模型车,喜欢看着说明书将一堆材料慢慢拼成一件物品的感觉。10岁之前她从来没玩过洋娃娃,第一个洋娃娃还是十几岁时别人送的,“觉得不好玩,也不知道该怎么玩。小时候玩的玩具对兴趣的形成是蛮重要的。玩具的性别取向很明显,女孩一般喜欢洋娃娃、花、粉色,男孩喜欢车子、积木,这造成女孩空间能力比较差,男孩讲故事、叙述能力比较差,因而长大后女生在文科方面好些,男生在理科方面好些。”

邝老师说,游学的学生中不乏有名校的中学生,原来在国内可能觉得自己不错,但一去外国就会发现差距,看到自己在交往方面欠缺很多,进而更有动力去提高。这才是学的重点所在。

同时,小卢还学到了如何接待重要客人,从幕前和幕后的角度都体验到了伦敦奥运会,相当有趣。

刘道溶说,在为女儿选择玩具时确实有选择性,“我和丈夫都是学文科的,想锻炼女儿的理科思维,如果按照传统给她洋娃娃、童话书,长大后她在空间概念上会差一些。”

不过,高中就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小张,谈到游学,却觉得很可笑:“来看看大学就等于上大学了?看看纽约就了解美国文化了?”他坦言十分瞧不起来游学的中国孩子,因为“他们太像是来游玩的队伍了”。

“特别是,我观看了奥运开幕式和闭幕式,如果不是做这份工作,是不可能有这种机会的”,她强调。

勇敢尝试争取机会

小张说,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校园内,经常会看到很多旅游的巴士找不到停车位,亚裔面孔的孩子们一队接一队地在学校主楼前合影留念。“这种走马观花似的体验,印象是不可靠的。”小张说,游学留下的只是美好的幻觉,比如寄宿家庭都不是有钱的家庭,都是想挣钱的。他们的态度并不能反映所有美国家庭对待中国留学生的态度。

在奥运期间的工作经历愈加使卢婧怡认为,想要读会展或者活动管理类专业的同学们一定要来伦敦读。

诗仪在成绩上并不占优势,最终被加州理工学院录取,是因为综合素质很高

谈到游学的“全真课堂体验营”,小张更认为这完全是个噱头。“我到美国上大学,很多时候都觉得比美国同龄的高中生要吃力,而那些来游学的中学生,语言大多没有过关,怎么可能和美国高中生上同样的课程?”(记者:陈晓璇)

卢婧怡说:“伦敦举行各种活动,有很多机会亲眼看到或者参与其中,这对这个专业的学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能够从中学到很多东西,对将来找工作也会有帮助”。(记者:子川)

除了钟爱的物理,诗仪还喜爱很多东西,吹长笛、吹葫芦丝、跳舞、辩论、参加合唱团、做网页、做模型、做学校广播主持人、体育运动……这些事情她都非常喜欢,“虽然兴趣很多,但我活了22年,用这个时间算的话也不算多吧。”她打趣地说。

分享到:微博推荐

分享到:微博推荐

刘道溶说,让她自豪的不是女儿成绩多优秀,考入重点高中或者名牌大学,而是女儿做的事情都是自己愿意做、喜欢做的,并且做的时候非常快乐,“如果被动地做,兴趣就不会持续。兴趣多的孩子发展得会更全面,做一件事情开发右脑时,左脑就会休息,接着再用左脑,学习起来更有效率。”

父母按照孩子成长规律的教育,让诗仪在国外的高中、大学学习生活“如鱼得水”。17岁时,她独自远赴美国读高中。如今回忆起来,诗仪说,功课比在国内高中容易,不同的是学校活动很多。为了更好地学习物理,她专门找老师辅导,自己则帮老师做一些项目。

加州理工学院被誉为美国乃至世界顶尖的科技理工类学院,这个小而精的世界著名高校只有千余研究生和900多名本科生,平均每千名毕业生中就有一个诺贝尔奖得主,比例为世界大学之冠,能够进入这样的名校非常不容易。刘道溶告诉记者,当年诗仪SAT只考得2040分,而加州理工大学学生平均分有2230分,诗仪在成绩上似乎并不占优势,但她最终被录取,是因为学校看中了她的综合素质很高。诗仪在美国高中时参加了很多研究性项目,而且是所在中学第一个获得Peter
Lance Anderson GPA满分的毕业生。

与美国人交流相处,诗仪的经验是坦诚、直率,因为这符合美国的文化,能让她交到更多朋友。加州理工大学的学习压力很大,而诗仪认为自己钟爱的音乐、体育不能放弃,选修的工业设计也同样重要,“我12岁学习乐器,演奏时的感觉很好,体育也很重要,身体好才能精力旺盛。”

繁重的学业和多样的兴趣怎样平衡?诗仪说,最重要的是要弄清自己想要什么,“如果我希望这几年把理论物理做透彻,我就不会参加很多活动,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去读理论物理的研究生或博士,这对我来说似乎也没那么大的诱惑力。我现在会考虑毕业后的发展方向,以这个为基础,我就不会把百分百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

因为对工业设计很感兴趣,诗仪选择了其他学校的相关课程,还想办法认识不同的设计师,与他们交流。“在遇到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可以找有相同经历的人请教,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准确地了解这个行业。”她曾给工业设计方面的名教授写邮件,希望当面交流和请教问题,也会利用学校讲座和设计大师建立联系。“勇敢地去尝试,会给自己争取到机会,就不会让自己后悔。”主动争取的优点让诗仪收获颇多。

著名的“科学英雄”霍金几乎每年都要从英国剑桥前往加州理工学院驻留一个月,与师生交流。期间霍金照例有一次公开演讲,会挑选博士、硕士、本科生各1人与其同台“对话”。这是学院的一件盛事,能与霍金对话是每个学生梦寐以求的机会,人人都想方设法争取。霍金对话者的挑选很特别,是让全校所有学生提交问题,之后由他选定问题交给提问者。在去年激烈的竞争中,诗仪提交的问题得到霍金的青睐,最终成为与霍金直接对话的本科生,霍金回答了她在高中时就疑惑不已的关于未来时间的问题,“那时候想不可能选到我,当知道是自己时很高兴。”这个开朗、自信、独立的女孩笑着说道。(记者:孙颖)

分享到:微博推荐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