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彩票公务员考试热点天天读:广东海域污染问题

作者:中宜教育国内考试研究中心教研组组长 戴斌

作者:中宜教育国内考试研究中心教研组组长 戴斌

作者:中宜教育国内考试研究中心教研组组长戴斌

【社会问题的背景】

【社会问题的背景】

【社会问题的背景】

(1)2010年8月7日23时左右,甘肃省舟曲县发生强降雨,不久,泥石流冲进县城,并截断河流形成堰塞湖。截至8日21时,灾害共造成127人遇难,1294人失踪,大量人口受灾。

(1)2010年5月19日上午,在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2009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正式对外发布。

(1)2010年7月5日,武汉市江夏区的邓女士带着1岁零3个月的女儿小菲来到武汉市儿童医院。不久前,小菲奶奶给孙女洗澡时,意外地发现孙女乳房处有两个硬核,一家人忧心忡忡。他们来到了武汉市儿童医院,找到了著名的小儿外科专家江泽熙教授求治。看到小菲明显隆起的乳房,了解了孩子的饮食情况之后,江教授用近乎“斥责”的语气说,“怎么还在给孩子吃这种奶粉,很可能就是因为配方奶粉里面的激素较多,才导致这么早就发育了!”在当日的诊断书上,江教授写道:检查双乳大,外阴充血,建议停服奶粉。

舟曲县县城位于峡谷之中,总人口达4万多人,加上周边人口数聚集起来有5万多人。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造成县城由北向南5公里长、500米宽的区域被夷为平地。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屈家树指出,2009年广东近岸海域污染总体形势依然严峻;海水中主要污染物是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污染海域主要分布在珠江口和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海域。实施监测的海域,64.2%的海洋功能区海水质量还不能完全满足要求。近岸海域海洋生态较为脆弱,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有效缓解。

但江教授的此次诊疗活动被武汉一电视节目记者录制并播出,节目曝光了小菲所喝奶粉的包装。看到节目之后,吴家山的张先生和郭茨口的王女士才对各自女儿身体莫名其妙的“发育”恍然大悟——他们的孩子和小菲喝的是同一品牌同一系列的奶粉。

(2)截至2010年8月12日16时30分,甘南州舟曲县特大山洪地质灾害共造成1144人遇难,重伤住院64人,其中转院58人,出院5人,门诊治疗567人;已解救人员1243人,失踪600人。水毁房屋307户、5508间,其中农村民房235户,城镇职工及居民住房72户;进水房屋4189户、20945间,其中农村民房1503户,城镇民房2686户,机关单位办公楼水毁21栋;损坏车辆38辆。

公报显示,根据近几年的监测结果,广东省污染最为严重的几个区域均位于河口海域,如汕头港、珠江口、湛江港等。其中,珠江口一直是广东省污染最严重的海域。近6年的监测表明,珠江口通过八大口门每年携带上百万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广州市、东莞市、中山市近岸全部海域、深圳市西部海域、珠海市部分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珠江口生态监控区生态系统多年来一直处于不健康状态,海水富营养化、生物群落结构异常、渔业资源衰退和生态改变等严重生态问题日益突出。

郭茨口的王女士女儿小霞9个月大,辗转在武汉市儿童医院汉阳分院和武汉同济医院检测后,也得到了和小菲、小彤几乎一样的检测结果,医生的建议也是停服当前奶粉。

(3)2010年8月7日当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对甘肃舟曲抢险作出重要指示,温家宝迅即赶赴灾区,并在专机上决定成立国务院舟曲抗洪救灾临时指挥部,要求千方百计寻找和抢救可能幸存的人员,“能救一个人就救一个人”。

入海陆源污染物仍然是广东省海洋污染的主要来源,约占总量的70%。2009年的入海排污口监测结果表明,实施监测的95个入海排污口中,有43个向海超标排放污染物。实施监测的11个入海排污口临近海域中有10个生态环境质量处于差的状态。

从化验单上看,三个女婴的“雌二醇”和“泌乳素”都较高,一般婴儿雌二醇水平应该在5pg/ml之下,但小霞达到了14.51,小菲高达12.22;婴儿的泌乳素正常水平应在0.08-0.92ng/ml,小菲体内的泌乳素水平竟达到了7.13。

中央政府各部门在第一时间投入救援。国家防总紧急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中央财政向甘肃省紧急下拨综合财力补助资金5亿元人民币,卫生部派出13名应急医疗防疫专家赶赴灾区,公安部调派1780名警力驰援灾区……

此外,2009年广东省近岸海域污染程度也在不断加重,其中严重污染海域面积约达3800平方公里,比上年增加11.8%,且海域污染范围有扩大趋势。

“这么高的数据,肯定是有问题的,奶粉作为唯一的食物来源,必须要停掉并且检测。”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科主任医师杨勤教授说。

(4)2010年8月8日下午,从中国气象局应急办获悉,气象局已启动重大气象保障二级应急响应,全力配合甘肃省舟曲县泥石流灾害的救援工作。

(2)2009年,在南海5220平方公里的严重污染海域面积中,广东省以3800平方公里占了大半。在广东长达4114公里、全国各省最长的大陆海岸线的中部,呈现出一大片红色标记,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广州、东莞、中山、珠海、深圳西部等珠江口近岸海域已经多年来受到严重污染。在经济欠发达的粤东、粤西地区,包括潮州柘林湾、汕头港、江门近岸、阳江北津港、茂名水东港、湛江港等大中城市近岸局部水域同样未幸免。

(2)事件疑点:三女婴都一直食用同品牌同批次奶粉。7月12日,孩子的检测结果出来后,家人马上给小彤换了奶粉。而小霞家里,记者发现了四个批次的奶粉包装,这四个批次中有三个批次号码是和小彤家里的奶粉批次相同的。而小菲喝的奶粉是罐装的,批次号码只有一个英文字母,但这个字母却是三个重合的奶粉批次号码中的最后一个字母。不同地区的孩子,却喝同一品牌奶粉;批号却惊人地重合,这种巧合无疑加重了人们对奶粉的怀疑。

8月7日,全国降雨地区较广,强降雨分布较分散,其中甘肃、河北局地出现暴雨,河北迁安的降雨量达到108毫米,唐山达到79毫米。甘肃省舟曲县白龙江因山洪泥石流堵塞河道形成堰塞湖,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对此,中央气象局已启动重大气象保障二级应急响应,要求各相关单位严格按照保障预案应急响应工作流程做好应急响应工作。

在粤东,受陆源排污和柘林湾大规模海水养殖自身污染影响,潮州柘林湾海域受无机氮和活性磷酸盐的严重污染,整个海湾已处于富营养化状态,结果是使这个老牌的水产养殖区“水质差,鱼难养”,鱼类病害增多,渔农养殖户收入总体一年不如一年。

广东省一位负责检验检疫的专业人员认为,这很可能是产奶的环节出了问题。为了催奶,饲养员会在奶牛饲料中添加激素,过量的激素会残存在牛奶中,经过加工到了奶粉里。

(5)经国土资源部、甘肃国土资源部门等专家现场查看和综合分析,初步认为四因素导致舟曲特大山洪地质灾害发生。

《2009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数据显示,全省近岸海域约有近半海水水质未达到清洁海域水质标准。“广东近海海域总面积中,有20%的海水受轻度以上污染,约有10%的海域水质处于中度污染和严重污染的状态。”长期关注广东海洋的知情人士披露。

(3)同一奶粉品牌、批次相同,再加上该品牌奶粉人员令人生疑的表现,不能不使家长们认为——都是奶粉惹的祸。

一是舟曲当地地形地貌和特殊地质构造,是导致灾害发生的重要原因。专家分析认为,舟曲县城附近的地质构造岩性松软、比较破碎,风化程度也很厉害,比较容易发生滑坡、崩塌和泥石流灾害。

(3)近年来,尽管广东海洋环境监测中心设定的超标排放入海排污口超标率,已从令人惊诧的62.9%下降到45.3%,但2009年95个被监测的入海排污口中仍有43个超标排放,入海排污依然是久治不愈。汕头、东莞等地,被监测的入海排污口已经是连续两年录得100%超标排放的“佳绩”。

武汉市儿童医院内分泌专业学科带头人,院中心实验室副主任姚辉表示,“儿童性早熟是一种很复杂的疾病,不能因为这三个孩子喝了同样品牌的奶粉又同时有早熟的症状就断定奶粉有问题。”她认为需要有一个科学的态度。“唯一的方法就是检测奶粉,对其中所含雌性激素进行检测,才能知道真相。”姚辉教授说。

二是汶川地震的影响是重要因素之一。舟曲县是汶川地震的重灾区之一,地震导致舟曲县城周边山体松动、岩层破碎。因地震造成的山体松动等需要3到5年时间才能消除,但目前距离汶川地震发生仅2年多时间。

在位于东莞沙田镇的丽海纺织印染有限公司附近调查发现,一根几十米高的烟囱,不停地向天空冒出浓烟,散发出一阵阵臭鸡蛋味;紧靠着该公司围墙的一条十多米宽的河涌上茂盛的水浮莲几乎覆盖了整个水面,走近一看才发现水浮莲底下全是暗黑色的污水,阵阵难闻的臭味扑面而来。

三名女婴的家长曾向工商局投诉,工商局让他们找质检所,质检所表示不接受个人申请,无奈只好找到医院,医院称没有检测能力。他们有一种“投诉无门”的感觉。

三是舟曲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上半年的持续干旱,造成城区周边岩石解体,部分山体、岩石裂缝暴露在外,使雨水容易进入,导致滑坡。

沙田丽海纺织印染有限公司是一家被广东省海洋环境公报连年曝光的工业废水入海排污口废水超标的企业,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家工厂所入驻的工业园,叫做东莞沙田丽海环保工业园。

(4)截至8月5日,江西省奉新县10个月女婴、山东省临沂市8个月女婴出现早熟症状,另有广东湛江3个月男婴雌激素检测超标,他们均自出生就喝所涉品牌奶粉。对于该事件,中国保健协会食物营养与安全专业委员会希望相关部门尽快对所涉奶粉进行检测,为消费者做出正面回应。

四是遭遇强降雨。7日晚舟曲县城东北部山区突降特大暴雨,持续40多分钟,降雨量达到90多毫米,形成了泥石流,直接造成特大山洪地质灾害发生。

沙田丽海纺织印染厂连年废水超标排放并不是一个特例。东莞市虎门镇沙角电厂排污口、东莞市东宝河入海口、东莞市虎门镇凤凰山入海口等都不是第一次入选“黑名单”。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主任何计国教授表示,尽管目前病例还比较少,难有足够说服力,但对于每个女婴来说,此事关乎她们的健康成长,不容怠慢与忽视。三个女婴年龄分别是4个月、9个月和15个月,她们的饮食主要是奶粉,其他因素虽然也可能导致性早热,但奶粉仍是需要首要排查的因素。

(6)据2005年12月28日《兰州晨报》描述:进入新世纪,舟曲县滑坡地带发展到43处,泥石流隐患地带发展到86处。全县滑坡及泥石流地带又集中分布于白龙江河谷,尤以舟曲县城上游河谷为全县滑坡及泥石流危害最严重地区,仅县城上风口就有12条灾害性泥石流沟道,像12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常年悬在舟曲县城居民的头上,仅1981年至2004年间,流域内爆发的、直接危害县城安全的泥石流就已发生过8起。

生活废水直排、工业废水排污口超标排放、排污河超标排放……广东近海成为一个巨大的接纳污水和污染物的垃圾场。近六年的监测表明,珠江通过八大口门每年携带上百万吨的污染物入海,致使珠江口近岸海域严重污染。

(5)国家质检总局授权的两大国家级乳制品质量检验中心——位于哈尔滨的国家乳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和位于呼和浩特的国家乳制品及肉类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工作人员均表示,无法对奶粉进行激素检测,理由是除某些保健食品之外,目前我国药检部门尚未开展食品检测业务。

【核心观点】

2009年,珠三角沿岸海域接纳污水近50亿吨,粤东沿岸海域接纳12.11亿吨,粤西沿岸海域接纳0.80亿吨,与2008年相比,珠三角沿岸接纳污水增加1.57亿吨。

【核心观点】

(1)人类无休止地掠夺土地、草场、森林、河谷,已经遭到大自然怒不可遏的反复报复,仅今夏以来,类似于“舟曲惨祸”的,就有陕西岚皋、广西容县、贵州关岭、四川汉源等数十个市县,相继发生死伤程度不同之山体垮塌、滑坡、泥石流等由天灾诱发的人祸惨剧,若不再痛下决心遏制人类自身之贪欲,人类迟早会面临灭顶之灾那一天。

(4)广东海洋环境监测部门、广东环保部门联手监测和治理污染多年,为何广东海洋污染病症久治不愈?一些曾经曝光的企业排污超标问题为何屡禁不绝?

(1)整个事件中,中宜教育戴斌老师认为最关键的一点是,虽然专司食品安全监管之职的部门机构早已林林总总,然而迄今为止,竟然还没有哪一家检测机构,能将“激素检测”作为奶粉的常规检测项目。即使,不管“圣元奶粉”有无责任,监管部门在关键环节(激素检测)的责任缺失,都值得我们深思。同时,问题出现后,在这种特殊背景下,我们还是希望质检部门能扮演好一个称职的“马后炮”角色,即便不能为社会个体提供无偿质量检测服务,也应该本着对公共消费安全负责的态度,对遭到家长质疑的奶粉进行质量检测,给公众一个确切的说法。

(2)坦然而言,戴斌老师认为灾难应该是主要由于“不可控的自然因素”所致。可这并不妨碍我们在灾难中进行有益的反思:如何以根本性的防灾举措,以制度性的进步来弥补在灾难中所失去的。今日所失需以明日所得来补偿,多难才能兴邦。而在此之前,需要打破一个魔咒,那就是在天灾中找人祸一找一个准的怪象,打破民众的惯性质疑。这需要全社会尤其是公职部门树立“生命至上”的文明法则,行政力量更需将“以人为本”作为最基本的政治伦理。创伤带来的痛感,要转换为文明和制度的累进,反思就不能止于“天灾论”。没有公共投入的欠账,没有因资金限制而不达标的大坝,没有公职人员的失责和渎职,天灾也许并不可怕。

“由于污水治理成本较高,而违法成本低,导致一些工厂偷排偷放现象时有发生。”一位负责海洋环境监测的人士对记者说,监管就像猫捉老鼠,当监测人士来采样的时候,工厂会开动污水处理装置,但等监测人士一走,污水处理装置就关停了,“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量时时刻刻紧盯着一个企业啊。”

(2)从患儿家长历经波折送检无门的遭遇来看,和三聚氰胺演变成一场大的公共食品安全事件的前奏倒是异常相似:也是“相关部门”集体变成“无关部门”,也是面对患儿家属的质疑婉拒检测。本应代表百姓利益的职能部门与利益受到伤害的公民之间的关系,成为一种博弈的悲剧。

(3)一场泥石流给舟曲县带来了灾难性打击。这是长期以来的“环境破坏型”发展模式种下的恶果。从“陇上小江南”到泥石流多发区,舟曲县只用了短短半个世纪。这或许是整个中国的一个缩影,在经济起飞的初期阶段,低效率的粗放式发展有其必然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长期容忍这一模式。目前,我国的环境压力已臻极限,与环境相关的事件屡见不鲜。换个角度思考,如果我们不去片面追求高增长,慢一些,也许会丧失一些“面子”,但却可以换来环境质量的改善,居民健康和幸福程度的提升。牺牲环境去发展经济,实为本末倒置的短视行为。戴斌老师认为,我们只有认识到原有模式的局限性,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才能避免在未来频繁发生这类环境问题。

河海污染因跨界污染、责任难以厘清导致多方扯皮、推诿,是致使污染治理难上加难的另一原因。深圳和东莞的界河———东宝河污染堪称老大难的典型。

(3)“检测难,难以上青天”,这样的无奈以及产生的悲剧为何屡屡上演,中宜教育戴斌老师认为,其背后必定有密不可分的社会根源和制度根源。一方面,是公民常识和维权意识的不断增强;另一方面,则是维权配套机制的繁冗和落后。如果相关职能部门继续冷漠下去,再不及时介入调查,查明儿童性早熟的真相,那么这些事件就会侵蚀着我们下一代的肌体,而且对于社会制度肌体和政府公信而言,也是一种侵蚀。戴老师认为,如果要避免“激素门”扩大为公共安全事件,只有相关职能部门履行职责,打开检测调查的大门,才能关上“激素门”。

(4)从对策角度思考,自然灾害频发,我们应该建立起严密的、有效的预警机制以集中统一、具有高度整合性的应急指挥体系指挥统一、协同配合,确保应急准备与响应工作及时有效;打造预警的“科技天眼”。科学技术是监测、预报自然灾害的利器,一个信息全面、功能先进、覆盖面广的灾情监测、评估系统在防灾减灾上是必不可少的。同时,戴老师认为还应该树立预警的“全民意识”,有必要在泥石流高发区域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培训和相关演练,让群众学会在危机状态下自救、互救。

东宝河是深圳和东莞的界河,沿岸工厂林立且村镇众多,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常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汇入珠江口交椅湾海域,多年来水体污染严重,水体常年发黑发臭,水质常年处于劣四类状态。

(4)目前,厂家、监管部门及规章制度的制定部门均存在问题。首先,厂家,目前为止对此事的表示只有一个挂在网站上的《致媒体公开信》以及准备起诉相关媒体的声明,却没有做出可以推动事件向良性发展的行动,例如主动负责并公布检验奶粉中激素含量等。在整个事件中我们没有看到一个负责的商家应有的态度和诚意。

广东近岸污染问题也凸显了广东污水处理厂建设的滞后。一位长期关注广东水质污染的专家对记者说,“一些企业排污口超标,多次曝光后依然若无其事,能否罚到其破产?有的城市,超标排污口居然出现在污水处理厂,这种情况该如何执法,值得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其次,是监管部门,一开始我们就只看见几家相关部门在互相推诿责任,以没有相关政策为由拒绝检测。职能部门本应代表百姓利益,当公民利益受到伤害时,作为为百姓撑腰的职能部门无视民生诉求和自身责任,非但没有为民请缨反而却想置身事外,这实在让百姓寒心。毕竟少了职能部门的撑腰,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一家企业进行对话。

(5)走马珠江口,最大的感受是触目惊心。黑水横流、恶臭熏天,广东母亲河珠江以及人类未来的家园海洋饱受摧残。

最后,是规章制度的制定部门。虽然已有规定激素是不允许直接添加到奶粉中的,但种种证据已经表明,在国内对奶牛使用激素催奶的现象是存在的。而在明知这种情况存在下,规定制订部门仍未提前在规定中设定幼儿奶粉中激素类物质的检测项目,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失职。

过去几十年,西方国家在工业化时代走过了先污染后治理的道路,西方的经验本可借鉴,不幸的是,过去30年,只注重GDP不注重环保、粗放式发展的广东也正重复这条老路。

近几年来,环保部门对水质污染处理不能说不重视,但相比投入治水的巨资而言,可谓收效甚微。广州是为亚运会举办投入重资治水,市内各大河涌水质虽有改善,但离河涌戏水的目标尚远。同样,去年东莞治理东引运河,一掷就是80亿元,虽然运河水质有所改善,但长期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这足以从一方面佐证了治理之难。无怪乎,东莞虎门镇环保局局长王泰林感叹道:先污染,后治理,难!西方的经验证明,无论是空气污染,还是水质污染,污染容易,治理难,清洁的江海如果用50年就可变黑,但可能花上100年时间也未必能还其清洁。

广东近几年来已耗巨资建设人工鱼礁、建设海底牧场,这固然是挽救海洋生态的有效措施。不过,有关环境监测表明,海洋污染最大的根源在于陆源污染的无节制的超标排放,如果地方政府不坚决执行对产业升级转型,污水超标排放避免不了,如果没有对陆源污染超标排放有效的“堵”,海洋污染不可能抑制。靠海吃海的粗放式发展方式可休矣,但治理虽难各方却仍需努力。

【核心观点】

(1)治理海域污染问题,戴斌老师认为关键是要有效控制陆源污染,对此可以从五个角度入手:首先,突出抓好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的污染源治理,推行全过程清洁生产,采用高新适用技术改造传统产业,进一步严打违法排污企业,加大对污染设施运转的监督检查。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发展循环经济。其次,加快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尽快配套排污管网建设,提高污水处理厂的接纳量。再次,改善现有城市污水处理设施,增加脱氮除磷的处理工艺,切实提高污水处理厂的出水质量。第四方面,可以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积极推广工业企业污水“零排放”。第五方面,戴斌老师认为还应该科学合理的使用化肥、农药,减少农业面源污染,进而减少对近岸海域的污染,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林业、流域治理等污染治理和生态建设工程,有效地消减河流入海污染的负荷。

(2)从法规的完善角度入手,随着我国海洋开发利用的不断发展,必然会出现一些原有法律法规未曾涉及的问题,这就需要我国的法制工作者和管理者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始终使我国的海洋环境保护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法规是行为的依据,组织落实是执行法规的保证。

(3)“发展是硬道理”。但是,不少政府片面地追求发展速度,满足于GDP增长,不惜牺牲环境,其根结在于扭曲的发展观与政绩观。说白了,就是发展观、政绩观遭到了严重的“污染”。很大程度上讲,政绩观“污染”是最大的环境污染,海域污染同样与政绩观“被污染”休戚相关。

如何纠正“被污染”的政绩观?戴斌老师认为关键在于从源头“治污”,治理“发展环境”。首先,是改革考核政绩的传统模式,将环境保护列入考核内容,使发展速度与环境保护并驾齐驱。其次,打造公众深度参与环保公共事务的“扬声器”与“回音壁”。一方面让公众拥有话语权,提出自己的意见与建议;另一方面,拥有监督权,通过投诉或举报等形式进行表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