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万深圳儿童跨境上学调查记

图片 1香港油天小学有七成一学生获派第一志愿,获得佳绩学生开心至跳起。(来源:香港《星岛日报》)

家住深圳龙华新区的小溪就读于香港天水围一间幼儿园。虽然幼儿园9点才上课,但每天早上6点钟,小溪就要准时起床。每日需要花费4到5个小时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

图片 2让孩子“放羊”还是变“狼”
暑假咋过?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香港升中(小学升初中)发榜结果昨(9日)揭盅,在今年适龄中一(初一)新生大减5200人之下,七成六人获派前三个志愿,打破历年纪录,不过,获派结果不理想的学生仍有人在,有中西区名校生20个志愿皆告落空,要到柴湾地区名校叩门,争取最后入读机会。另外,由于中一学额供过于求,使得东区、屯门及西贡等地学校协议拒收本区叩门生。

据香港教育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至2013学年,跨境学童已达1.6万人,是1997年500人的30余倍。他们为何选择奔波赴港上学?目前面临哪些困难?跨境学童带来的压力,内地和香港应该如何消解?记者进行了调查。

关注暑假 商报记者 秦健 实习生 何烁斓

有人欢喜有人愁,是每年升中排位的写照,香港仍约有两成四的小六学生,派不到第一志选的心仪中学。香港各区中学9日早晨陆续出现叩门人潮,而剩余学额较多的港岛东区,区内校长已协议不取录区内叩门生,以免互抢学生,但区内全开英文班的港岛民生书院,仍有大批东区家长[微博]排队交表。女儿就读同区中华基督教会基湾小学的刘太,9日偕同女儿连续叩门港岛民生等五所同区中学,她坦言知道校长的协议,明知机会渺茫仍要一试,“始终不想跨区上课太辛苦”。

为何奔波赴港上学?

重庆商报讯
本周开始,中小学生正式迎来暑假,如何让孩子过好暑假生活?昨天,在市教科院举办的“科学设计暑假生活”座谈会上,市教科院专家、学校老师现场为家长[微博]支招。

叩门学额一般是学校未用尽的留班位,每班最多两个。港岛民生书院校长张百康坦言,该校8个留班位实际已用尽,无剩余学位取录叩门生,即使家长报名只能候补未前往注册的学额。同区开设部分英文班的地区名校中华传道会刘永生中学,校长郑德富透露今年有3个叩门额,将悉数预留给外区叩门生申请。

在深无法享受义务教育

专家们建议,家长要指导孩子科学计划整个假期,要鼓励孩子做他喜欢做的事,同时还要指导孩子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比如远足、到社区看望老年人等,让孩子接触社会。

记者9日向个别学校查询,不少首日已接获约百份申请,但学校仅能提供少数叩门学额,例如北区传统英文中学香港道教联合会邓显纪念中学,下学年开设四班中一共有8个留班位,今年仅放1个取录叩门生,较去年少2个,但仍吸引约160名家长交表,学校按学生校内成绩、校长推荐信等挑选约30人参与昨午举行的笔试。

仰慕香港优质教育

家长:不进补习班 儿子成“宅男”

上水的香海正觉莲社佛教陈式宏学校小六生林同学,校内成绩稳守前3名,惟获派第七志愿的区内中文中学,9日赶到首志愿的邓显纪念中学递交“叩门”申请,家长林太形容儿子“输在不够运”。

小溪的母亲卓女士告诉记者,小溪2006年出生于香港,父母都不是香港人,属于典型的双非儿童,即香港出生,但父母均不是香港人。“既然孩子已经获得香港身份,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还是希望她能尽早适应香港的文化和生活,毕竟两地的教学内容和教育方法很不一样,而且孩子在深圳也很难进入公立学校就读,所以在幼儿园阶段就不得不让小溪每日奔波于深港两地。”

暑假来了,如何安排孩子的假期生活,沙区实验中学的家长周倩为此有些担忧。“孩子平时学习确实比较累了,假期我们也没给他报培训班,但是放假了他天天在家,就是一个典型的宅男,不太阳光。”她说,放假后的几天儿子很高兴,原因是不用那么早起床了,没有那么多的作业了!但现在儿子很无聊,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和朋友玩。

五年前从广西移居石硖尾的黄同学,一心希望考上传统英中,最终仅获派第15以后的志愿,故9日前往至少区内三所英中叩门,其母黄太语带激动地指,女儿成绩为第一组别,对派位结果感失望,又认为该校离家远,不利女儿学习,“要转三程车,小巴转港铁,再转小巴,车程起码花上一小时”。

据悉,双非儿童在香港出生,只有居港权,没有深圳户籍,在深圳只能上民办学校或学费高昂的国际学校。有些家长[微博]想为孩子办内地户籍,做回内地人,却发现由于内地相关法律规定,居港权和内地户口不可兼得,要入内地户籍必须先放弃居港权。不愿放弃居港权的双非家长,只能面对接受跨境教育或者内地高昂学费这两种选择。

“怎么让孩子走出去,这一点,作为我们家长很缺失。”周倩鼓励儿子出去玩,到小区去玩,儿子却说,“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怎么玩嘛?”想带儿子一块儿出去,儿子又觉得跟大人走又没意思。

香港统计处数字显示,82%的双非家长认为香港较好的教育制度是他们争取让子女留港生活的主要原因。香港的教育福利吸引了双非家长选择每天不辞辛劳送孩子跨境读书。据了解,香港教育局每年都以“学券”形式直接资助每名符合资格的幼儿入读香港的幼儿园,例如2012/2013学年,每名符合资格的学童都可获得16800港元的补贴。

在大渡口一公司上班的张女士刚放假就给初一的儿子报了培训班,补习语数外。“我们两个大人白天都要上班,让他一个人在家,他整天都是打游戏、看电视,上培训班还可以跟着老师学习,加强学习的战斗力。”张女士说。

香港深圳罗湖区跨境学童服务中心总监张玉清认为,香港学习环境公平公正,同时,学童在香港可以更好地提升英语水平。

学生:不想受约束 最想跟同学过

  面临哪些实际困难?

“假期里不想跟老师、大人在一起过,最想跟同学在一起,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学生马可欣坦言,自己非常想过一个不受约束的暑假。假期里,她希望能够跟同学一起,去一些没有去过的地方,培养一些新的技能,比如练字、游泳等。

路途奔波劳累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就是快乐的假期。”今年毕业于华新街实验小学的崔钰琅对这个假期已经有了自己的安排。他说,这个月,他将参加单簧管乐器考级、代表重庆市参加全国机器人大[微博]赛、到吉林长春旅游,到了8月份,他就要开始对初中新课的预习。“很久不上课,我感觉不舒服,想约同学一起看电影、逛街。”崔钰琅说。

存在安全隐患

跟妈妈一起商量后,重庆铁路中学学生陆雯婧将自己的假期分成了三个部分:休息、旅游和上衔接班。“我打算拿一个月时间休息,准备买几本莫言的书来看,再读一些名著,平时学习太忙了,趁着假期补一下,还适当练点习题。”陆雯婧说,7月底到8月初,她要上20天的衔接班,然后,准备去北京旅游半个月。

记者调查发现,跨境学生除了每天奔波于深港两地,需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外,还面临着安全、融入等多方面问题。不少小学三年级的学童要独自过关坐火车上学。同时,六七岁的儿童在上学回家的旅程中可能会出现被水客放“货”入书包、跌伤、掉失证件等多种情况。

学校:没书面作业 只有实践作业

此外,跨境学童虽是香港人,但他们对香港整体社会的认识及经验缺乏。香港的历史、文化、习惯、价值观、公民责任等均无从体验及感受。要让跨境学童成为“真正的香港人”,只有把香港人接纳的习惯及价值观深植在学童心中,才有可能把“香港精神”传承至下一代,及真正地融合两地经验。

放暑假了,学校对孩子们的假期又是怎样安排的呢?

目前,深港两地已经有不少专门为跨境学童及其家庭服务的社会组织。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与深圳罗湖区妇女联合会合办罗湖区跨境学童服务中心,与深圳市人本社工服务社合作开展深港一家——准来港及跨境家庭服务计划。这些项目为跨境学童家庭提供功课辅导和香港教育、学校、社会福利等方面的咨询。

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的学生实践作业让学生们觉得很期待。“假期里学生没有书面作业,只有这样的实践作业。”座谈会上,该校老师孟雪阳现场展示了一组去年孩子们到武隆参加实践活动的照片,每天除了1~2个小时的学习,杀猪、放羊、洗衣服、自己动手做饭,帮农民锄草、走访农村的敬老院,甚至还步行16个小时去参观风力发电站,这样的假期作业让同学们增长了很多见识。

  入学压力如何应对?

华新街实验小学的大队辅导员肖文瑾说,学校让孩子们制定个性化的假期学习计划。三年级以上的孩子自己拟“我的中国梦”之暑假梦想计划。学会一项生活技能,和爸爸妈妈一块儿上班,不仅仅是体验他们的工作艰辛,这也是社会实践的一个内容。另外,出去走一走,在旅途过程中记录美好的瞬间,通过相机、DV寻访相关团体、身边的正能量、发现生活的美好瞬间。至于学习计划,除可学点自己喜欢的才艺外,还有阅读、体育锻炼等。

香港政府需要未雨绸缪

  声音

协助跨境学童解决“上学难”

孩子们的暑假

近年来,越来越多居民投诉,要求香港政府正视大量跨境学童来港就读导致区内学额不足的问题。

这样过更好

北区是最靠近深圳的一个校区。跨境学童多选择北区小学。教育局表示,将优化2014/2015学年及以后的安排,在合法、合理的情况下优先照顾北区学童的意愿,大幅减少由于跨境学童的原因而被逼跨区入学的学生数目,还会与其他部门合作改善跨境配套,希望更有效地分流跨境学童到北区之外的其他地区。

很多家长一到假期就把孩子送到补习班,将暑假当成了学校生活的延续,加重孩子的负担,以为这样可以让孩子在学习上变成有战斗力的“狼”;还有部分家长因为上班,没有时间管孩子一味“放羊”,孩子整天无所事事一个假期就过去了,这样都不利于孩子成长!

针对跨境学童逐年递增的趋势,香港凤溪第一小学校长廖子良建议,香港政府应该拿出应对措施,合理分配教育资源;短期可以适当扩充每班人数,增加学位,长远需在深港边境的地带兴建更多学校,以满足越来越多跨境学童就读需求。政府在通关手续、保姆车管理和禁区纸发放等配套服务也应及时跟上。

市政府参事、原人民小学校长丁继泉说,假期并不是完全的休息,还有总结和规划的作用,家长不能自作主张帮孩子把假期都安排好,要让孩子成为假期的主人。重庆外国语学校副校长沈佳也指出,把暑假当成孩子的第三个学期,是一种误区。

其实,香港不少学校正面对收生不足的问题。陈勇建议,政府可集中安排跨境学童到收生不足的地区和学校上课,一方面可分散跨境学童在边境地区入学的压力,另一方面也可纾缓某些学校收生不足的困难,可谓一举两得。

“家长要高度关注孩子的暑假,但也要懂得放手。”西南大学[微博]心理教育教授郭成认为,暑假是学生个性成长、发展素质的时间,让孩子快乐过暑假,可以让他学会自我成长、自我管理、与人交往的能力。“如果孩子想打游戏,就让他打游戏,游戏中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家长也可以去了解这个游戏陪孩子一起玩耍,主要是要合理计划玩的时间。不是到了假期,游戏绝对不能碰。”郭成同时认为,在假期,学习上并不只是让孩子弥补一些旧知识,而是要让孩子总结自己学习上的不足,找到自己未来的方向。

陈勇说,北区学位紧张已经成为内地和香港居民之间的冲突,而这种所谓的“两地冲突”,很大程度上是政策及资源分配矛盾之反映。欲纾缓矛盾,先要理顺政策和社会上的资源分配,政府对此负有最重要的责任。

孩子在假期适合开展哪些活动呢?郭成建议,带孩子亲近自然,培养孩子的生存能力,让孩子感受生活中各种事物的美好。孩子们还要参加的是社会交往活动,比如访谈、调查、走亲戚。此外,孩子们还应开展一些个人独立活动:比如阅读一本自己最喜欢的书、看一场电影、交一个新朋友、到一个地方去旅游。

网站地图xml地图